美国sec确定摘牌会怎样(美国sec预摘牌名单)

The Empire of Edge: How a doctor, a trader, and the billionaire Steven A. Cohen got entangled in a vast financial scandal (by Patrick Radden Keefe, The New Yorker/October 06, 2014)

美国sec确定摘牌会怎样(美国sec预摘牌名单)

(《纽约客》网页截图)

(文章来自The New Yorker (《纽约客》) 2014年10月的一期,讲述了一起内幕交易案。近80岁的神经病学教授,不知不觉中将自己负责的临床试验药物的机密信息泄露了出去。获得试验数据的基金经理和自己的老板,利用这些信息买卖药物研发公司的股票,获利丰厚。三人最后都经历了司法调查,但结局各异。)


案件中涉及的主要公司和人物:

SAC Capital Advisors, 美国对冲基金巨头,近20年平均年收益率超过30%。

Mathew Martoma, 2006-2010期间在SAC担任投资基金经理。

Steven A. Cohen, 美国亿万富豪,1992年创立SAC。

Sid Gilman, 美国神经病学家。

Preet Bharara, 2009-2017年间的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

SEC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负责美国的证券监督和管理工作。


影响500万美国人的阿尔茨海默病,医药界一直没能找到有效的治疗办法。面对急速增长的病例,科学界和产业界仍在努力。因其巨大的市场需求,投资界也十分关注治疗药物的研发进展。

Elan和Wyeth两家药企联合研发的阿尔茨海默药物bapi,已进入临床二期试验。2008年7月底,在芝加哥召开的阿尔茨海默国际会议上,指导二期试验的Gilman将要通报bapi的试验结果。

对冲基金SAC,在芝加哥会议前两年内累计投资了7.5亿美元的Elan和Wyeth股票。Gilman在会议上即将宣布的结果,势必影响Elan和Wyeth的股价,更关系到SAC的巨大利益。

宣布的试验结果显示,bapi只减轻了部分阿尔茨海默患者的症状。在Gilman眼中,这是一个乐观的结果,bapi是一款有希望的药物。但在投资界中,市场分析师将这视为失败,bapi不具备好的商业前景。随即,Elan和Wyeth的股价分别下跌40%和12%。令外界意外的是,一直重仓Elan和Wyeth的SAC非但没有任何损失,反而还通过做空两家公司赚了2.75亿美元


2008年芝加哥会议结束后,纽交所的监管者注意到SAC在会议前对两家药企股票从做多到做空的巨大反转操作,并通报了SEC。2009年夏天,SEC开始调查电话记录,试图去发现药企内部人员和SAC之间的联系。一年多后,调查人员在Gilman的通话记录中注意到Martoma,判断他就是涉嫌内幕交易的人。确定目标和方向后,随着调查的深入,真相逐渐浮出水面。

2006年夏天,Martoma通过GLG联系到Gilman,表示自己刚加入SAC,专注于医药方面的股票。他们交流了阿尔茨海默的治疗,以及Elan和Wyeth联合研发的药物bapi。两人初次通话后,Martoma便向Cohen强烈建议买入Elan的股票。随着后续不断买入,SAC在2008年已经持有7.5亿美元Elan和Wyeth的股票。

2006-2008两年间,根据GLG的记录,Gilman给Martoma提供的正式咨询即有42次。每次两人都交谈数小时,Gilman会介绍药物的临床试验情况,Martoma表现出对研究的熟知程度和求知欲望,让Gilman愿意讲出更多。两人对阿尔茨海默共同的热情,让他们的关系变得亲密。据Gilman后来的陈述,他没有察觉到和Martoma的关系在什么时候越过了法律的界限,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在泄露药物试验的机密信息给Martoma。(临床研究者需要签一份保密协议,用来约束他们向外透露药物试验的进展。) 除了通过GLG支付的咨询费,Gilman没有获得过其他任何报酬。

Martoma从Gilman那里保持着对药物研发进展的实时追踪。2008年6月底,Gilman告诉Martoma,Elan和Wyeth安排他在7月的会议上陈述药物二期临床试验的结果。Martoma很快电话联系了Gilman,并获得了药企和Gilman准备好的报告PPT,随后,他又飞去底特律同Gilman见面。至此,Martoma已经知道了药物试验结果的所有细节内容

Martoma返回纽约后马上同Cohen进行沟通,两人随即开始不声张地抛售并清空Elan和Wyeth的股票,同时,他们做空了Elan和Wyeth。SAC的所有其他员工,包括Martoma的助手,还有Gilman,都不知道他们清空两家药企股票并作空的事。几天后,Gilman在会议上报告完药物试验结果,Elan和Wyeth股价应声下跌,SAC因为做空两家药企而获利2.75亿美元。那一年,Martoma获得930万美元奖金。


这起内幕交易案中,负责Elan和Wyeth研发药物bapi临床二期试验的Silman,买卖两家药企股票的对冲基金老板Cohen和具体负责这项投资的Martoma。三个主要人物在事件中扮演了不同角色,面对司法调查做出了不同选择,也承担了不一样的结果。

Sid Gilman

毕业于UCLA医学院,长期负责密歇根大学神经内科。在1980s经历婚姻失败和大儿子自杀后,与二儿子也变得疏离,Silman开始将自己完全投入到工作中。他逐渐成为医学界的权威人士和受大家尊敬的人物,并如长者一般,给予学生和年轻同事极大的支持和帮助。

面对内幕交易的调查,年届80的Gilman,表示愿意说出所有内情,以换取检方对自己免于起诉。在Martoma拒绝配合调查和其他证据不足的情况下,Gilman的证词成为Martoma定罪的关键。Gilman最终避免了被审判,但是他失去了其他所有。Gilman被自己服务几十年的密歇根大学解除关系,并清除了他在学校各机构的所有痕迹,家人、朋友和同事也都与他保持距离。

Mathew Martoma

1974年出生在美国,本科毕业于杜克大学生物伦理学专业,后入读哈佛法学院。 (后因成绩单造假被哈佛开除,但Martoma否认他存在故意欺骗行为。) 2003年获得斯坦福商学院MBA。(内幕交易案发后,哈佛开除过Martoma的事情被爆出,而他在申请斯坦福时隐瞒了这件事,所以斯坦福撤回了Martoma的录取和学位。) 2006年进入SAC,2008年操作了涉及内幕交易股票的做多和做空。2009年负责的投资赔了钱,由此,2010年被SAC解雇。之后,他和妻子都不再工作,将注意力转移到培养小孩和建立自己的慈善基金会上。

2011年11月的一个晚上,FBI到Martoma家打破了他们平静的生活。FBI表示,他们知道Martoma在2008年的交易有问题,但他们的目标是Cohen,希望Martoma能够配合指证,否则会对他发起严厉的起诉,把他送进监狱。Martoma选择了拒绝配合,FBI随即带走了他。(关于Martoma拒绝配合检方指证Cohen的原因,有两种推测。一个可能是,Cohen秘密地用一大笔钱搞定了Martoma。另一种猜测是,Martoma知道自己和Cohen之间的交流非常隐晦,有时可能只是一个表情的会意,更不存在任何文字记录,而这些都无法呈上法庭。)

2014年1月,内幕交易案的庭审在美国纽约南区联邦地区法院展开。最终,Martoma被认定两项证券诈骗和一项共同犯罪,被判有期徒刑9年,并被处没收他在2008年获得的938万美元奖金。但是,Martoma并不认罪,坚称自己是清白的,他的妻子和整个家族也都坚定地相信他,认为这是一起冤案。

作者在庭审后见到Martoma夫妇,他们家的情况变得很糟糕,房子被政府没收,用光所有积蓄还不够支付罚金。三个都不满10岁的小孩也将承受家庭的巨大变故,双方父母都没有能力给他们提供任何经济上的帮助,Cohen也不会照顾他们的家庭。Martoma服刑期间,所有的重担都将落在他妻子Rosemary身上。

Martoma与作者打过招呼后,因为不想交谈,便离开了,转由Rosemary代表他同作者交谈了四个小时。讲到Martoma不愿意指控Cohen的原因,Rosemary解释说,“Martoma是无辜的,他不能承认他没有犯的罪。” (如果Martoma指控Cohen,意味着他首先要自己认罪,因为Gilman只与他有联系。) 并表示,Gilman是个不诚实的人,还可能有一点脑梗,所做只为保全自己。Gilman被Martoma打动并与其建立特殊友情的故事都是检察官编造的,并被检察官强迫指控Martoma。

Steven A. Cohen

SAC的老板,监管和司法部门调查的终极目标。因为难以取证,FBI调查华尔街内幕交易背后大老板的策略通常是,首先逮捕容易查证的公司低层级人物,然后用漫长的刑期威胁他指证其背后的大老板,从而获取足够信息和有力证据,继而逮捕幕后交易的真正大老板。

因为SAC长期存在内幕交易的嫌疑,Cohen已经被检方调查很多年。但是,SAC内部管理结构和运行机制的设计,让检方始终只能查证到低级别员工,而不能发起对Cohen的起诉。FBI尝试过安装窃听器和安插线人在SAC,但都失败了。即使检方获得Cohen利用内幕消息进行交易的证据,他的律师也有办法让他脱罪。Martoma已经是Cohen的第八个因内幕交易被起诉的员工。

在这起涉及Elan和Wyeth股票内幕交易的案件中,Cohen所扮演的角色更加难以确定。SAC的基金经理通常都会写详尽的说明去解释自己的投资选择,但是在这两家药企的投资上,Cohen和Martoma的沟通都刻意地以对话方式进行,没有任何可查的记录。在Martoma拒绝指控Cohen的情况下,Cohen没有因为这起内幕交易受到任何形式的起诉。Cohen则表示,他觉得下属背叛出卖了他,他们在公司做了错误的事情,并将为此代价,但是他自己没有任何错。

2013年3月,SAC支付6亿多美元罚金,解决了SEC对其内幕交易的指控。几个月后,SEC又对Cohen个人提起民事诉讼,指控他监督员工的失职。Elan和Wyeth的投资者也对Cohen发起了集体诉讼,声称他是犯罪集团的大老板。司法部也发起了对SAC的指控,最终,SAC承认对其内幕交易的指控,并支付18亿美元与美国司法部和解

Cohen的对冲基金SAC在2014年改成名为Point72 Asset Management的家族办公室。2016年,Cohen被SEC禁止管理外部资金两年。2018年,Cohen的公司恢复管理外部资本。到2020年,Point72的员工达到1,500人,Cohen仍然是华尔街最富有的人之一


(SEC Rule 10b-5,SEC于1942年颁布的法规,规定内幕交易为联邦犯罪。但是,在随后几十年,这项法规并没有被严格执行。一些经济学家和法律学者也对这项法规持反对态度,认为应该废除。直到2009年,Preet Bharara被任命为美国纽约南区联邦检察官,他决定要加大力度去遏制这种证券欺诈行为。内幕交易在对冲基金行业已经泛滥,相对于违法后的轻微处罚 (交罚金了事),内幕交易的回报极其巨大的,所以人们都在权衡。Bharara的策略是,把犯证券诈骗罪的人送进监狱。)

(美剧《亿万》/Billions 的故事影射了Cohen和Bharara的对决。)


其他相关阅读:

Sheelah Kolhatkar, “When the Feds Went After the Hedge-Fund Legend Steven A. Cohen,” The New Yorker, January 8, 2017.

Sheelah Kolhatkar, Black Edge: Inside Information, Dirty Money, and the Quest to Bring Down the Most Wanted Man on Wall Street (Random House, 2017).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053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