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许褚喜欢干架,夏侯渊被揍了

攻下东?,刘刕留下一司马领兵一千,处理后续事务,便带着两万兵马北上。

行至昌邑城外十里处,发现一军营骚动,便派人询问。

“报,方才夏侯渊袭击营寨,我们损兵一千,折将三人,其中军侯二麻子战死。”

“什么,二麻子战死了?”刘刕听到后,内心唏嘘不已。

他虽然不喜二麻子在当初创业最艰难的一段时间,没有勇气为自己冲锋陷阵,但是这几年过去了,自己麾下将领越来越多,其实也原谅他了。

没想到,他却在此地战死。

“传我军令,各将分扎四营!”刘刕下达军令,他带来的两万人,分作四队,驻扎在四座营寨去了,只有许褚等亲卫还留在刘刕身旁。

“带我去看看二麻子吧!”刘刕低声道。

一司马领着刘刕许褚来到了军营门口,那里有一些士卒,正在打扫战场,一些尸体整整齐齐的摆放好,各队长、屯将正在查实自己部下死亡情况。

刘刕被领着来到二麻子面前,看着地上躺着的正是二麻子,刘刕缓缓蹲下,用手将他的双眼合上。

“主公,我们检查过了,二麻子军侯全身只有胸口一处创伤,刺入心脏。我本以为是被枪矛刺中,但听一些士兵所言,他是在与敌将夏侯渊冲杀途中,被对方一刀刺杀的。”

“去忙吧!”刘刕摆了摆手。

还在夹龙山的时候,几百山贼喽啰之中,只有大头、二麻子和三德子能力出众,入得了他的眼。这么多年,大头和三德子虽然知道自己与其他后加入的将领的差距,但是他们勤练武艺,也被他看在眼里。

只是这二麻子,似乎自暴自弃的一段时间,他便没有过多的去关注他,没想到啊,二麻子居然连夏侯渊一刀都挡不住。

大头和三德子以前在夹龙山的时候,或许连三流武将都算不上,现在勤学苦练,也快要赶上三流武将的水平了。

或许,二麻子是想证明自己,让他更加去关注。

看着二麻子的尸体,刘刕悟出了一个道理。

没本事,就不要去装逼。

只有活着,才能慢慢成长起来,只有活着,才能逐渐强大起来。

许褚看出刘刕心情不高,心里想要安慰,可是嘴笨却说不出安慰的话来。

刘刕发现许褚多次开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来,却道:“你想说什么,直接说吧,吞吞吐吐不像你!|”

“主公,节哀顺变!”

“我没事,只是有些感慨而已,二麻子是最早跟我的,虽然他干啥都不行,胆子又小,身上几乎一无是处,但毕竟相处久了,总有些个感情的。”

许褚没有接嘴,只是静静的听着。

“仲康啊,咱们回营休息吧,明日去会会那夏侯渊!”

卯时造饭,辰时用食,大军开始各处出营集结,然后开往昌邑。

巳时,刘刕亲自率两万大军,出现在昌邑城外。

早有城头巡查将士发现,报于夏侯渊,夏侯渊立刻带人登上城头。

城外,敌军密密麻麻,不下万人。

他久经沙场,看到攻城一方人数比自己多数倍,倒也不慌,只是心中没有任何退敌之策。

“夏侯将军,城内有将士四千人可战,伤兵三百余人,休养几日也能登城作战。”一校尉在夏侯渊身旁说道。

“嗯,”夏侯渊点了点头,可他依然眉头紧皱,远远望着城外的敌军,“这几日我出城袭击敌军,每次小胜,估计敌军损失不下两千余人,可城外四座营寨,两千余人根本就是皮毛啊。”

“我军只需紧守城池,任他无计可施,城中粮草军械足够支持两月有余,必要时可派青壮守城。”另一校尉道。

“青壮?”夏侯渊摇了摇头,他看不起青壮,那些青壮,没有经过军事训练,即便是拿起兵器,对战事也没有多大的帮助。“青壮就不用守城了,只需让他们制作和搬运守城器具,巡逻城内吧。”

夏侯渊,眼睁睁的看着城外徐州军队摆开阵势,调整阵型。

突然,他想到今日城外只有万余敌军,若是能出城斩杀几员敌将,搓一搓他们的锐气,倒是可以多抵挡一段时间。

他对自己的武艺非常感兴趣,想到这里,便对周围校尉道:“给我准备一千兵马,我要出城单挑。”

“将军,不可啊!”夏侯渊副将劝道。

“有何不可?”夏侯渊看着副将问道。

“我军兵少,敌军兵多,只有依靠城池,方能坚守。”想了想,觉得自己必须要说服夏侯渊,又道:“兵法有云:十则围之,五则攻之,倍则战之,敌则能分之,少则能守之,不若则能避之!”

夏侯渊冷笑一声,道:“你倒是将《孙子兵法》背的很熟!”

他指着城外,又道:“主公命我等死守山阳,不让刘刕继续推进,不可避之。敌军数倍于我,若一味防守,恐久守必失,不若趁敌方立足未稳,斩杀敌将,破了他的士气。”

副将不再多说,只得领命,下去给夏侯渊挑选一千兵马。

“开城门!”

“开城门!”

开城门的口令,一层层传递下去,昌邑城门被缓缓打开,夏侯渊一马当先,带着一千步兵出了昌邑城。

他们通过护城河上的吊桥,在距离护城河三十步远的地方列队。

夏侯渊打马上前几十步,高声对着徐州军大阵喝道:“我乃兖州刺史麾下骑都尉,可敢与我一战?”

对于徐州将领,他还是识得一些的。在他眼里,徐州将领,没有一个是他对手,就算是刘刕,也只是和自己不相伯仲。

谁来,他都不怕。

徐州军阵这边,听到夏侯渊求战之声,诸将纷纷请战。

看着周仓、三德子等人殷切的望着自己,希望自己派他们出战,刘刕有些难搞。

他知道,夏侯渊武艺比曹仁还要强上一些,自己面前这些将领,就周仓能够和夏侯渊打上几个回合,要不还是自己来吧。

“主公,还是我去吧!”看着刘刕迟迟没有下达命令,许褚瓮声请战。

许褚!

是许褚的话,打夏侯渊是完全没有问题的。

“许褚,去斩了夏侯渊,我要为二麻子报仇。”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119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