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推荐言情甜宠文有肉短篇现言短篇?小说言情甜宠超好看的有肉短文!

所有的故事皆为原创,喜欢的小可爱们麻烦动动手指点赞关注,谢谢啦!

小说推荐言情甜宠文有肉短篇现言短篇?小说言情甜宠超好看的有肉短文!

图片来源网络,若有侵权联系删除

童沫沫十岁的时候,她和父亲去傅家,她第一次见傅时煜,她把自己最喜欢吃的棒棒糖递给他。

爸爸是傅家的管家,她第一眼就很喜欢那个比自己大很多岁的男孩。

她说:“小哥哥,长大了我就嫁给你,做你的新娘子,好不好?”

傅时煜那时候只觉得她很漂亮,漂亮得像个洋娃娃,睫毛长长的,皮肤又白又嫩,他也很喜欢这么个小丫头。

傅时煜央求父母让童家父母住进傅家,还特地给童沫沫准备了一间公主房。

傅时煜偷偷地等她长大……

等她上完小学,念初中,初中念完读高中,……

好不容易大学毕业了,她居然和什么狗屁系草成双成对出现在他眼前。

她不记得自己说的话了,没关系,他可以帮她好好回忆。

他等了她十几年,怎么可以就这么放手,让她和别的男人双宿双飞?

“唔……”

傅时煜吻得强势,从她的嘴巴,到她的脖子,他的脸埋在她的脖颈间,整个人如同一只危险的野兽。

他贴紧她,童沫沫知道他想要做什么,急忙阻止,“傅时煜,你别这样!”

傅时煜握紧她的双肩,看着她白嫩的脖颈,恨不得在上面咬上一口。

“童沫沫,是谁说要嫁给我的?又是谁让我等她这么多年的?你耽误了我那么几年青春,就想我这么放了你,你想都别想。”

他等了她那么多年?

什么意思,前久还传他和嫩模纠缠不清的。

真是一个骗子!

“傅时煜,是你不干净了,你不能怪我不要你。”

傅时煜听了她的话,突然一愣,他看向她,“我怎么不干净了?你给我说清楚。”

“你前久和嫩模拥抱,还亲了她。”

说清楚就说清楚,还怕了他不成,童沫沫气呼呼地瞪着他。

男人邪魅一笑,“嫩模能有多嫩,难不成比你还嫩?”

童沫沫伸手掐住他的脸蛋,“少给我嬉皮笑脸的,反正你碰了别的女人,我就不要嫁你了。”

傅时煜搂着她,像是要将她的骨头勒断,“听清楚了,我没碰别的女人,是她投怀送抱,我当时就推开了她,是那些记者唯恐天下不乱,只拍前段不拍后段,要不要我把那嫩模的下肠给你看看?”

“真的?”她仰起头,怀疑地看着他。

傅时煜从兜里掏出手机,点开视频,嫩模哭得梨花带雨,嘴里不断求饶。

“傅少爷,求求你放了我,我再也不敢了。”

“傅少爷,以后我见了你,我都绕道走,绝不让你看见我。”

“傅少爷,我不配喜欢你,不配碰你。”

童沫沫伸手按掉视频,虽然她不喜欢那嫩模抱了傅时煜,但作为女人的她还是不忍心看她凄凄惨惨的模样。

“傅时煜,你放了她吧,她只是喜欢你而已,她又有什么错?”

“她的错就是不该来招惹我,不该让你误会,不该让你误会以后和别的男人走那么近。”

“我们只是一起出学校而已,又没有做什么,你吃哪门子的醋?”

“你还想做什么?”

傅时煜将她推到床上,恶狠狠地看着她,“童沫沫,你搞清楚状况,你是我傅时煜的女人,除了我,谁都别想碰你。”

傅时煜压上她,很有技巧地控制住她,在这个男人面前,童沫沫完全没有抵抗力。

他修长的手指轻轻地将它衣服的纽扣解开,眼神危险,藏在里面的,是她看不懂的愤怒。

童沫沫伸手拉住他的手,“傅时煜,你不要这样,我害怕。”

傅时煜看到她眼角的泪水,一拳打在她旁边的枕头上。

她永远都不懂,不懂他有多爱她;不懂他这么多年的隐忍付出;不懂她在他心里有多重要。

他颓废的坐在地上,眼睛茫然的望着窗外,偶尔有几只小鸟飞过,仿佛在嘲笑他的笨。

她童沫沫让他等,他就等,一腔孤勇地等,等到她大学毕业了,可她要为她父亲守孝三年。

还有一年。

他就快三十岁了,而她才二十二,正是一个女孩子最好的年龄,比他年轻,比他好的男人比比皆是。

童沫沫转过头,看着他的后脑勺,感觉有些于心不忍。

她伸出手去,轻轻碰了碰他的肩膀,“傅时煜,对不起。”

“你不用道歉,你好好休息,我先出去了。”

傅时煜的身子紧绷,下一刻,他自嘲地笑了笑。

“那么多年都等过来了,不差这一年。”

只愿你心似我心,不要让我空等一场才好。

这次,换童沫沫僵住了身子,心尖上冒着一丝丝的寒意和心酸。

她都明白,她都懂,在自己最难最无助的时候,是他一直陪在自己身边,小心地呵护着她,疼爱着她。

他不顾世俗的眼光,不管别人怎么说,他都坚定地站在她背后。

童沫沫以为他看上了那个嫩模,尽管自己心里很难受,她还是愿意放手,成全他的幸福。

童沫沫拉住他的手,“你别走,我要你陪着我。”

傅时煜叹了口气,转身看着她,“童沫沫,我这辈子真的是欠你的。”

她低垂着眉眼,眼泪就像珍珠一样,一颗颗往下掉。

那白皙的小脸,哭得面颊通红,看起来娇弱无比。

“傅时煜,我爱你,从我十岁开始我就爱你,我知道你等我等得辛苦,我也害怕,害怕你等不到我长大就爱上别的女人,你娶了别的女人就不要我了。”

傅时煜看了一眼,就别开脸,放落在双腿处的手掌,慢慢收紧了拳头。

“你傻不傻?我对你的爱还不明显么?你可看到我除了对你这样,还对谁有过这么好的耐心?”

哭得他心疼,喉咙里像是梗着一根刺,不上不下的难受得要死。

童沫沫擦了擦眼泪,“我错了嘛,我会好好对你的,你老了我帮你洗脸洗脚,帮你倒水,帮你捶背,我一定好好照顾你。”

“童沫沫,我只比你大九岁,听你那话我像是你爸爸,你到底把我当作什么,你男人还是你的长辈?”

强硬的声线带着几分无力。

怪他了是吧?

一直把她当女儿养,送她上下学,帮她穿外套梳头发,有时她懒,还喂她吃饭,她走路走累了,他还背她。

身边的朋友都笑他,说他养了个女儿。

童沫沫怔了怔,泪眼朦胧地看了他一眼后,就抬起双手攀附上他的脖子,微凉的唇贴上他,紧紧搂着他脖子。

童沫沫毫无章法地亲吻着他,贪婪地吸取着他身上的气息,缓缓闭上眼睛,对他又咬又啃。

傅时煜实在受不了了,才轻轻拉开她。

“童沫沫,你别惹火。”

小姑娘嫣然一笑,“傅时煜,我是拿你当我男人的,我可不会亲我的长辈。”

傅时煜抬手揉了揉她脑袋,“收拾一下,陪你出去走走。”

“好嘞,老公最好了。”

童沫沫欢喜地下床,蹦蹦跳跳地打开衣柜去找衣服。

傅时煜摇了摇头。

还好,她没有因为家庭的变故变得罕言寡语,变得清冷孤寂,变得小心谨慎。

她依然是那么天真可爱,那么活泼开朗。

当然,这一切离不开傅时煜的陪伴和呵护。

还记得,她父亲过世了,她流着眼泪抱着他。

“傅哥哥,我没有亲人了,在这世上只剩下我一个人了。”

当时,他心都碎了。

他紧紧拥着她,拍着她的背,“沫沫还有我,我会一直陪着沫沫,会一直爱沫沫的,你不是一个人,傅哥哥永远都不会让你一个人。”

傅时煜给她请了一个月假,他亲自在家辅导她的各门功课,有些他不懂的专业知识,他给她请家庭教师。

他也一个月没有去公司,每天等到她睡了,他才熬夜处理公司的事情。

童沫沫换好了衣服,便拉着他的手朝外走。

走到大街上,童沫沫想喝奶茶,她摇了摇傅时煜的手臂,“傅哥哥,我要喝奶茶。”

傅时煜偏头看她,“叫老公,叫了我给你买。”

童沫沫看了看周围,苦着一张脸,“人太多了,我叫不出口。”

“叫不出口,那就别喝。”

“哼,我自己去买。”说完就放开他的手,童沫沫瞪他一眼,“以后你老了,我也不给你端水。”

“童沫沫,我老了不用你端水,我让你家孩子给我端水。”傅时煜咬牙切齿地看着她。

这丫头,总是用老了来威胁他,说得她好像永远不会老似的。

童沫沫朝他做个鬼脸,“你想多了,孩子长大了才不会陪在父母身边,他们有自己的事要做,你最后还是要靠我的,所以你好好想想要不要现在讨好我。”

“不要,我请保姆。”

“保姆会往你杯子里下药,你就不怕?”

“你管我呢,你要不要去买,不买我要走了。”

童沫沫气呼呼地看他一眼,朝前走了两步,才发觉自己出来什么都没带。

她只好又转身,朝傅时煜跑去,踮起脚尖在他耳边轻声唤道,“老公,我没带手机,你帮我买吧。”

叫得傅时煜浑身一麻,他看了她一眼,“等着,我去给你买。”

他还不知道她,出门经常忘记带这带那的。

童沫沫朝他扬了扬手,“你老了我会给你端茶递水的啊。”

傅时煜回头瞪她一眼。

童沫沫吐了吐舌头,他对她真的很好。

感觉比父亲对她都好,她吃东西脏了嘴,他会细心地给她擦干净;过马路的时候会把她紧紧护在怀里;会在她看电视睡着的时候抱她上床;会在她不开心的时候逗她笑……

“童沫沫。”身后突然传来一道女人的声音,打断童沫沫的思绪。

童沫沫回头,看向朝自己打招呼的女人。

她穿得漂亮性感,胸前的风光更是挡不住,脸上带着得体的笑容。

童沫沫每次见到这个女人,都会隐隐的不舒服。

因为这个女人觊觎她的男人,她喜欢傅时煜,明目张胆的喜欢。

童沫沫保持着该有的风度,“陈小姐怎么会在这里?”

陈怡比童沫沫大几岁,在她上高中的时候,陈怡总是没事就来找她玩,给她买好吃的,送她漂亮的衣服首饰。

那时候童沫沫小,不懂陈怡的心思,只觉得陈怡对她好,那么她也要对陈怡好,她留她吃在家吃饭,陪她逛街。

直到有一次,她放学回去,她看到陈怡抱着傅时煜,她才知道自己不过是陈怡接近傅时煜的一颗棋子。

陈怡笑了笑,“好久都没看到你了,没想到会在这儿碰到你,我好想你。”

“你想我?不能够吧,我觉得你应该更想我的未婚夫。”

童沫沫笑了笑,开玩笑似地说道。

她就是不喜欢陈怡,她容不得别的女人觊觎自己的男人,哪怕傅时煜不喜欢陈怡,她也讨厌陈怡。

陈怡先是僵了一下,随即笑了起来,“童沫沫,你以为傅时煜是真心想娶你的,我告诉你吧,那是因为你父亲用命救了他的父亲,他不得不娶你,这样报恩的感情,你觉得会长久吗?我觉得你还是别傻了,拿你父亲的恩情去绑架一个不爱你的男人,你不觉得自己很卑鄙吗?”

童沫沫一巴掌给她扇过去,“我就卑鄙了,那又怎么样,至少我光明正大,不像你借着和我好的幌子来接近傅时煜。”

童沫沫不是没想过傅时煜要娶她会不会和父亲的死有关,可那又怎么样呢,他对她好,她也会对他好。

陈怡捂着被打的脸,气得胸口上下起伏,看见不远处走过来的傅时煜,她硬挤出几滴眼泪来。

“傅时煜,你看看她有多野蛮,我不过说了她两句,她就扇我耳光。”

陈怡指着童沫沫,愤怒的哭诉。

傅时煜看都懒得看她一眼,把奶茶递到童沫沫手里,低声问道:“痛不痛?”

“痛,好痛,估计会肿好几天。”

傅时煜冷笑一声,“没问你,我问我家宝贝。”

傅时煜轻轻拉起童沫沫的手,仔细地看了看,“下次别自己动手,把你手给打疼了怎么办?”

陈怡差点气死,一张脸涨成猪肝色。

童沫沫抿唇一笑,把手递到傅时煜唇边,“好痛啊,老公帮我吹吹。”

哼,气不死你个白莲花。

陈怡跺了跺脚,扭着屁股离开。

傅时煜放下她的手,在她脑袋上轻轻敲了敲,“就你这小身板还敢对别人动手,也不怕人家揍你。”

童沫沫皱眉看他,“有你在我怕什么,她如果敢动我,你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对不对?”

傅时煜扬了扬眉,“我一个大男人怎会加入你们女人的战营,那是你们的事,我可不会管。”

童沫沫喝了一口奶茶,眨了眨眼睛,“她欺负了我,你都不管?你还是不是我男人?”

“不是,至少现在不是。”傅时煜很干脆的说。

童沫沫推了推他,“那好,你离我远一点,不然我未来老公看见会吃醋。”

傅时煜把她往怀里一带,“那不行,我虽然现在还不是你男人,但我是你男朋友,是你未来的男人。”

明知道她是开玩笑的,傅时煜还是不舒服,他只想将她放在手心里疼宠。

童沫沫把奶茶举高,将吸管放到他唇边,“我喝不完了,给你喝。”

傅时煜把头一偏,“不想喝,喝不完就扔掉。”

“傅时煜,你嫌弃我?”

男人没办法,只好低头喝她剩下的奶茶,那甜腻腻的味道在嘴里蔓延开来,他忍着难受喝了下去。

童沫沫扬了扬手里空空的奶茶杯,对着他笑了笑,“这才乖嘛,浪费是可耻的,要懂得节约。”

傅时煜无语地看了她一眼,“你就只会欺负你男人。”

“我哪有欺负你,我是想着你跟我走一路,肯定口渴了才给你喝的,不然你觉得我那么小一杯奶茶,都会喝不完吗?”

真是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

“那我谢谢你。”说完,他便低下头在她耳垂上轻轻咬了一下。

见她红了脸,连耳尖都红了,奶茶在心里的那点不舒服才好了许多。

童沫沫不自在地推开他,往前走去,没注意前面,和别人撞了个满怀。

“沫沫。”

一道熟悉的嗓音在童沫沫耳边响起,她揉了揉撞疼的额头,抬起头。

看到了一身白衬衣的刘泽越。

刘泽越见到童沫沫,永远都是一副如沐春风的微笑。

“是你啊,学长。”

她们系的系草,有好多女生喜欢他。

刘泽越微微一笑,他永远像阳光一样温暖,“你逛街呢?一个人?”

童沫沫笑了笑,转身往身后看去,只见傅时煜冷着一张脸看着她。

“不是,我和我男朋友一起。”

刘泽越顺着她的视线看去,才发现傅时煜那张脸黑得吓人。

“那好,我不打扰你们了。”他的声音很轻,带着几分落寞。

他知道童沫沫笑起来很美,但没想到童沫沫说起她男朋友时,笑起来更美。

她一定很爱她的男朋友吧?

童沫沫朝他挥了挥手,下一秒被人带入怀里。

“这么大人了,走路都不会走,还是抱着好一点。”

童沫沫皱了皱鼻子,“你好幼稚啊,傅时煜。”

“没办法,你男朋友就是这么幼稚。”

“三十岁的人了,你……”

傅时煜顾不得人多,低头封住她的嘴唇,“以后再敢说我的年龄,看我怎么收拾你。”

“你本来就……”

“童沫沫,你是嫌弃我了?”男人的眼睛微微眯了眯。

刚才两人撞在一起那一幕挺刺眼的,年龄相仿,气质相仿,他尽管不想承认,可也不能否认,确实很登对。

童沫沫见他真的有些生气了,讨好地往他怀里蹭了蹭,“我就喜欢大叔,大叔知道心疼人。”

“大叔?”

童沫沫眨了眨眼,“大五岁到八岁的就可以称之为大叔了啊。”

傅时煜咬牙切齿,轻笑了一声,“童沫沫,早晚有一天我会让你知道来自大叔的宠爱。”

“你……”童沫沫红了红脸,明白他话里的意思。

傅时煜盯着她,等着她说点什么。

童沫沫急中生智,笑了一声,道:“我才不怕你呢,还有两百九十九天,你才能动我。”

“不怕最好,到时候别求饶。”他还挺喜欢童沫沫这嚣张的样子。

他就喜欢她无拘无束,天不怕地不怕的性子,看到她明媚的笑脸,他就觉得自己付出的一切都值得。

两人逛了街回家,阿姨已经做好了一桌子饭菜。

童沫沫起身帮他盛汤,帮他剥虾,以前傅时煜不让她做这些,是她强烈要求的,她说她喜欢照顾他,她喜欢照顾自己爱的人。

就这样,只要两人在一起吃饭,都是童沫沫照顾他。

童沫沫吃了饭便上楼洗了个澡,出来看到傅时煜坐在那里。

“这么晚了,你还不回卧室睡觉?”童沫沫问。

傅时煜看了她一眼,声音带着淡淡的温柔,“今晚我睡这里。”

“啊?”他是什么意思?

以前她拉着他和自己睡,他都是拒绝的。

童沫沫道:“你为什么要睡这里?我们还不能那什么啊。”

“我明天要出差,所以今晚想抱着你睡。”

童沫沫朝他走过去,坐在他腿上,有些不舍地问:“去多久?”

傅时煜搂住她的腰,在她唇上亲了亲,“可能要一个礼拜。”

“这么久啊?”童沫沫撇了撇嘴,“我想你怎么办?”

“想我可以打电话啊,你也可以回老宅去,爸爸妈妈也想你了。”傅时煜摸了摸她的头发,放她一个人在家,他也舍不得。

童沫沫往他怀里蹭了蹭,“那好,你早点回来,在外要照顾好自己,不要对别的女人放电。”

傅时煜抖了抖眉,紧紧盯着她的眼睛,“童沫沫,我比和尚还清心寡欲,我会对谁放电?”

童沫沫笑着指了指两人紧紧贴在一起的身体,“你敢说你比和尚还清心寡欲,真是不要脸。”

傅时煜算是看出来了,她无时无刻都想要气死他,他不能对别的女人喜欢,对她稍微亲热一点,她还说他不要脸。

“我是说我对别的女人,对你我还清心寡欲,那我直接出家好了。”

童沫沫亲了亲他的脸,“逗你的啦,我允许你对我热情。”

“好啊,先去床上等我,我去洗个澡。”傅时煜站起来,把她抱到床上。

童沫沫看着他,“快去吧,我等你。”

傅时煜被她看得有些不自在,微微移开视线,“好。”

童沫沫摸了摸发烫的脸颊,还有两百多天啊。

傅时煜洗了澡在她身边躺下,将她整个人圈在怀里。

童沫沫转了个身,直直地看着他,手指轻轻描绘他的眉眼,“傅时煜,我爱你。”

他亲了亲她的唇,“我也爱你,宝贝。”

童沫沫靠进他怀里,“我等你回来。”

都还没离开,她就开始想他了。

“嗯,睡觉吧。”

第二天,童沫沫睁开眼,傅时煜已经离开了。

她低落地拿过床头柜上的手机,发现他给自己发了几条信息。

“宝贝,吃了早餐司机会送你回老宅。”

“在家乖一点啊,沫沫,我回来给你带礼物。”

“我都想你了,沫沫。”

童沫沫猜想他现在应该在飞机上,还是给他回了一条信息。

“我也想你了,老公。”

她洗漱好换了衣服下楼,阿姨已经做好了早餐。

“小姐,司机在门外等你。”

“好的,谢谢阿姨。”

童沫沫吃了早餐,带上逛街给傅爸爸傅妈妈买的礼物上了车。

到傅家老宅还早,傅妈妈见她回来笑弯了眼。

“沫沫,坐车累了吧?”

童沫沫把礼物交给佣人,上前去抱住傅妈妈,“我不累的,傅妈妈。”

傅妈妈拍了拍她的肩膀,“还叫傅妈妈呢?我早就把你当成自己家的儿媳妇了。”

童沫沫娇羞地叫了声,“妈妈。”

“乖,快进屋坐。”傅妈妈拉着她的手进屋。

一坐下,傅妈妈就吩咐佣人去把做好的燕窝端上来。

“沫沫都瘦了,是不是时煜没有照顾好你?”

童沫沫比上次看起来瘦了一些,一双眼睛显得更大,小脸精致漂亮,下巴有些瘦削。

“没有,傅哥哥很照顾我的。”童沫沫对她露出笑容,“妈妈别担心我,我身体好着呢。”

“嗯,你可别学那些女孩子减肥,前久我在网上看到一个女孩子为了减肥,结果得了厌食症,看到食物就想吐,瘦得不成样子,看着都难受。”

“我不会减肥的啦。”

“嗯,我们家沫沫怎么都好看,不用减肥,想吃什么就吃,别管长不长胖。”

傅妈妈对她是真心喜欢,从她到傅家来那天起,她就喜欢童沫沫这个爱笑的女孩。

傅妈妈特别喜欢小孩,可她只生了傅时煜一个孩子,在生傅时煜的时候,差点大出血死掉,傅爸爸就说什么都不让她再生二胎。

傅时煜又一向高冷,在家几乎没什么多余的话说,而童沫沫一张小嘴会说会哄,经常逗得她们哈哈大笑。

童沫沫在老宅住了一个礼拜,每天陪傅妈妈逛街,买衣服,做美容,还四处游玩。

她接到傅时煜的电话,说是晚上就会回来,便让司机接了她回去,她把卧室里里外外打扫了一遍,帮傅时煜把衣柜里的衣服也整理了一下。

她换了一条粉色的蕾丝裙子,扎了一个丸子头,还刻意化了一个淡妆。

夜深了,她站在门外看了一遍又一遍,还没看到傅时煜的车。

“小姐,进屋等吧,先生的飞机可能晚了点。”

“没事,我再等等,你先去休息吧,阿姨。”

童沫沫有些心慌,感觉眼皮也跳得厉害,总感觉有什么事要发生。

她腿都站酸了,风吹起额前的头发,她抬手理了理,手机在兜里响起。

是傅时煜的号码,她慌忙接起电话,“喂,时煜。”

“傅太太你好,你先生傅时煜出了车祸,现在正在一医院抢救,你赶紧过来吧。”

车祸?

抢救?

童沫沫感觉眼前一花,伸手稳住墙壁,紧紧咬住下唇,嘴巴里尝到血腥味,她才冷静下来。

家里司机去接傅时煜了,她只能打车过去。

她拿出手机,在网上叫了车。

她强迫自己不要哭,她要坚强,傅时煜需要她。

傅时煜,你一定要好好的。

他的名字在她心头狠狠撞过,掠起细碎而尖锐的痛。

他怎么就出了车祸?

一定是因为她,一定是因为急着赶回来见她。

童沫沫的心里又自责又难过。

童沫沫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到医院的,她站在急救室外面,没有说话,也没有什么表情,心口疼得厉害,想哭,想闹,想冲进急救室去拥抱她爱的男人。

她那么喜欢的人,她捧在手心里的人,她舍不得说一句重话的人,却在她看不到的地方,不知伤势如何,不知他有多痛的躺在里面。

傅家父母是在她后面赶到的。

傅妈妈心疼的把童沫沫抱在怀里,童沫沫很轻地叹了口气,努力压抑着情绪,拍了拍傅妈妈的背,安慰她,也安慰自己不要怕,吉人自有天相,傅时煜一定不会有事的。

他一定不会有事的,一定。

他还没娶她呢,她还没有给他生宝宝呢。

这时,护士打开急救室的门走了出来,神色慌张。

“傅先生失血过多,现在需要马上输血。”

傅爸爸吼道:“输血你们就输啊,我这就去交费。”

“不是,我们血库的血不够,需要……”

童沫沫放开傅妈妈,慌忙上前,“我去,我的血型和傅哥哥的一样。”

傅时煜是在凌晨两点醒过来的,他睁开沉重的眼睛,童沫沫那双又大又亮的眼睛直直地看着他。

病房里异常安静,他躺在白色的床单上,看起来是那么虚弱,手臂上那大大的口子,看着就心疼。

见他醒了,一滴泪,极大的一颗,自童沫沫的眼眶里掉出来,落在两人交握的手指上,碎成透明的花朵。

明明是那么单薄瘦小的人,却在一瞬间,生出了勇士般的坚韧。

“傅哥哥,是不是很疼?”她的嘴唇惨白,毫无血色。

傅时煜摇了摇头,“哭什么啊?傻瓜,傅哥哥不疼。”

他的女孩,他怎么舍得让她掉一滴眼泪。

童沫沫心疼得不行,她极力忍耐着,呼吸里带着哽咽的声音,细碎而湿润。

傅时煜抬起手,准备去帮她擦眼泪,童沫沫伸手握住他冰凉的手指,“你别乱动。”

傅时煜看了看她,笑了笑,声音温柔,“不疼的,吓到你了吗?”

童沫沫扬起脸,紧紧咬住下唇,努力把眼泪逼回去,发出低低的抽泣声。

傅时煜心疼的看着她,“别难过了,傻瓜,傅哥哥这不是好好的,我还要娶你做我老婆,还要和你生一个可爱的孩子。”

傅家父母站在病房外,隔着窗户看着里面的情形。

紧绷的情绪才放松下来。

那个看着长大的小姑娘,柔柔弱弱的小公主,为了自己家儿子却那么果断。

爱一个人,真的可以为他不顾一切。

傅妈妈眼底泛起淡淡的湿润,她想,她的儿子是幸运的,能遇见童沫沫这么好的女孩儿,她们傅家也是幸运的,能遇见童沫沫父女俩。

后来,傅时煜才知道,是童沫沫输血给了他。

他心尖上的女孩不顾自己安危,为了救他输血过多而晕倒,醒来的第一件事却是来到他的身边,守护着他。

她说:“我不但要在你老了照顾你,我还要拿命来爱你。”

他的女孩从未辜负过他。

——全故事完——

你们有没有感动呢?欢迎大家留言评论。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23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