手游sf平台哪个最大呀问道?手游sf平台哪个最大呀问道官网!

为什么是银川?

目前我个人查询到的生效刑事判决中,昨天写到的银川私服案是唯一一个娱美德作为被害单位的。该案被告无论是户籍地还是经营地都不在银川,但因被害单位在银川注册并持有《传奇2》著作权人之一娱美德的授权文件,判定对本案有管辖权。

2016年7月20日,娱美德在银川设立子公司,次月向当地公安报案称重庆小闲涉嫌侵犯其著作权。

重庆小闲从盛大处获取《传奇2》游戏相关的授权/维权相关的授权许可,在当时并不算新闻。娱美德认为重庆小闲有侵权行为是因为其从根本上就不承认盛大有授权维权的权利——上篇写过娱美德曾在2016年5月10日向盛大发送律师函,称其享有的相关维权权利已于2015年9月28日到期。

娱美德在银川注册子公司并非偶然,下面这个重庆商誉案可以还原一些当时的背景。

  • 2014年1月,盛大游戏宣布私有化;
  • 2014年9月,中银绒业宣布加入盛大游戏私有化财团;
  • 2015年6月,世纪华通宣布加入战局,以63.9亿收购盛大游戏43%股权
  • 2016年4月,盛大游戏管理层退出并将所持股份大量转让给银泰集团,形成世纪华通、中银绒业、银泰集团持股比例分为43%、41.19%、9.02%之势;伴随着这次转让,盛大游戏董事长兼CEO张某锋离开。
  • 中银绒业认为盛大游戏管理层违背承诺、擅自转让股份及表决权的行为应属无效,向银川中院提起诉讼,银川中院于2016年6月8日立案受理。

就在华通系与中绒系股权之争陷入胶着状态时,与盛大历史恩怨纠葛颇多的陈某锋开始接触娱美德以及中绒系。

某公司投资经理刘某1在为重庆商誉案作证时说,2016年6月中旬,陈某锋联系中绒系董秘陈某某说他知道盛大高管私自授权、授权代理重庆小闲存在违法犯罪行为等信息。中绒系对此非常感兴趣,因为如果陈某锋提供的信息属实,张某锋确实和重庆代理之间有灰色收益问题、重庆代理确实有违法犯罪行为,对股权诉讼可能会有一些积极影响。随后:

  • 刘某1及其领导杨某某在北京和陈某锋见面,陈某锋介绍了张某1涉嫌在任职时期收取好处费、低价转让传奇2游戏授权等情况,还介绍了以网络赌博、流量劫持、木马劫持等名义进行打击代理的方法。
  • 次日,陈某锋和刘某2进一步介绍了传奇游戏私服的国内市场的份额、盈利模式、利润,如何获取游戏私服数据,如何通过游戏私服经营者打击重庆公司等信息。杨某某当天就把陈某锋引荐给银川当地政府领导。银川当地非常重视盛大公司及传奇知识产权问题,与当时银川着力打造“电竞之都”的定位密不可分。领导非常关心盛大游戏股权纷争和游戏知识产权问题,随后将当地侵犯知识产权支队的队长介绍给杨某某、陈某锋。陈某锋向支队民警及领导介绍了重庆小闲公司的人员架构及运营模式。

杨某某后来作证时说,陈某锋介绍如何打击重庆代理时,支队民警曾表示重庆代理具有传奇游戏的授权,从侵犯知识产权的角度入手打击是十分牵强的。但陈某锋认为有两种方式可以操作,第一种是在当地寻找传奇游戏私服经营者,由私服经营者向支队举报重庆代理存在流量劫持等行为,或者通过寻找当地传奇游戏私服经营者,将其侵权行为与重庆代理相关联;第二种是如果当地没有传奇游戏私服经营者,他就去找相关人员报案、寻找私服从业人员临时搭建游戏私服并与重庆代理相关联。

2016年8月,陈某锋安排陈某实施相关计划。

  • 陈某先是电话联系包某说陈某锋想把重庆小闲公司搞掉,然后把传奇私服业务拿过来,让包某架设一个新的私服,帮他们向警察做笔录,包某答应设新私服但不同意做口供,并把郭某介绍给了陈某;
  • 没过多久,陈某打电话说服务器租好了,让包某赶紧架设新私服,名字就叫《新梁山传奇》。按照陈某后来的供述,“其实并没有新梁山传奇的私服……只要有设备半个小时左右就可以马上做一个”。郭某后来作证时也说“新梁山传奇是专门为了给银川市公安机关取证才搭建的,从来没有经营过,也没有玩家。”

2016年8月15日至20日,陈某锋指使陈某、郭某、包某向公安机关举报重庆小闲公司及其相关管理人员。其中:

  • 陈某冒充是私服“新梁山传奇”的玩家,说自己充了几千元,现在游戏关了不能玩了要举报;
  • 郭某冒充游戏私服平台的经营者来投案自首,承认自己开设并运营名为《新梁山传奇》的传奇游戏私服,同时举报1)重庆小闲公司利用木马挟持、流量攻击的方式造成自己的私服开不下去,2)重庆小闲公司在暗中控制和支持游戏私服的运行,3)重庆小闲公司的发布站、第三方支付平台、侠客登陆器都是违法的,要求公安查处该公司。陈某在旁边补充说私服开不下去就是因为重庆小闲公司攻击之类的;包某冒充游戏私服平台的搭建者,郭某说不清楚的地方他就进行补充。

因为涉及到技术问题,陈某锋让陈某找一个懂私服技术的人一起去银川补充材料。陈某就找到了李某某,请他去配合银川警方分析侠客登陆器方面的技术问题。后来,李某某在银川、重庆、上海等地参与了警方调查、抓捕重庆小闲相关人员以及对侠客登录器进行鉴定的过程。

陈某后来供述称,“李某某是做登陆器这块生意的,重庆小闲关联的侠客登陆器是他的竞争对手,他也想侠客登陆器出问题,他自己也在湖北举报过侠客登陆器的”。但李某某供述时则说自己是被威胁的,陈某说如果他不配合,就会让警察调查李某某参与开发的5PKXX的事情。

真实情况不得而知,但无论如何,陈某锋的基本目的达到了,2016年9月,重庆小闲相关人员被捕,刘某2再次出场。

  • 2016年9月,陈某锋让刘某2想办法找一些新闻媒体把重庆小闲人员被捕这一情况发布出去,这样的话,和重庆小闲有业务往来的公司知道以后就不敢继续和它合作,重庆小闲就没法正常经营。
  • 刘某2随即联系了新京报,并安排陈某锋和记者见面。陈某锋向记者说了重庆小闲、胡某某涉嫌违法的情况,但因为胡某某没被批捕,记者就没有报道,直到胡某某被捕后新京报才发表了新闻报道。
  • 因为新京报没有第一时间发稿,刘某2找到了南方都市报。2016年9月底,陈某锋接受记者采访,介绍了游戏私服行业的各种内幕,内容大致涉及黑客如何通过垄断私服发布站赚取利润;胡某某、蔡某因为骑士攻击小组被判刑,出来后创办了重庆小闲公司;重庆小闲拿到的热血传奇著作权授权是盛大前高管张某1的私自授权等等。
  • 南都报的记者当时也联系到了蔡某的代理律师,了解到2012年之前骑士攻击小组的事情牵涉到胡某某和蔡某等人;联系到娱美德的代理律师,了解到相关报案情况。从判决看,李某某当时也接受了记者采访,并安排员工冉某某编撰虚假信息然后在网络传播。

2016年10月8日,南都报记者写了“私服大佬蔡某再遭警方调查”和“私服大佬胡某某涉嫌组织网络黑社会遭银川检方批捕,控制八成私服,两年进账60亿”。两篇文章在南都报自媒体和官方网站刊发,并通过百度贴吧、微信等互联网渠道等迅速传播。现在网上还能看到相关信息。

看到这些文章后,重庆小闲也采取包括联系报社、刑事报案等行动。

2016年10月24日,陈某锋、陈某到案,11月4日,李某某到案;2017年9月14日,三人被重庆检方提起公诉。

法院认为被告人陈某锋、陈某、李某某捏造并散布虚伪事实,利用互联网损害他人商业信誉,情节严重,其行为已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在共同犯罪中,被告人陈某锋起主要作用,系主犯;被告人陈某、李某某起次要、辅助作用,系从犯,予以从轻处罚。鉴于被告人李某某犯罪情节较轻,到案后如实供述,有悔罪表现,依法对其适用缓刑。

2017年11月13日,法院判定三被告构成损害商业信誉罪,判处有期徒刑并处罚金(李某某适用缓刑)。

动机

结合被告人供述以及新京报相关报道,整件事发生的背景是被告人陈某锋在明知重庆小闲具有盛大关于《传奇2》游戏代理权合法授权的情况下,希望通过报假案等手段打击重庆小闲,损害其商业信誉,使其丧失游戏代理权,自己好做相关业务。

  • 案件审理期间,盛大公司方证人出具证言称,“公司把传奇游戏客户端著作权的改编权、维权两项权利授予重庆小闲公司。陈某锋从2016年8月以来多次联系公司领导,表示想取代重庆小闲的授权,由他自己新成立的公司来做传奇板块的业务,也就是目前重庆小闲所有的授权业务,由于公司对陈某锋不太信任,所有没有答应他的要求。”
  • 刘某2的证言也提及陈某锋是想借权利人争夺传奇游戏控制权之机,帮助其中一方(结合判决、媒体报道等信息看,应该是指娱美德)获得控制权,进而获得传奇游戏相关授权。他想的切入点是打击盛大代理,让其无法经营下去,这样既可以帮助娱美德获得游戏控制权,又可以打掉重庆小闲这个“xx私服最大的经营者”,方便以后顺利接管业务。

娱美德的动机大概是既可以通过打击对方授权许可的代理打击对方,也可以为自己运营IP授权/维权业务开路。

回顾

此时结合陈某锋提到的两种打击重庆小闲的方式,再看银川私服案,多少会感觉他们当时可能是真的想两种方式并用:

  • 被告人谢某运营私服的线索是银川警方在侦办重庆小闲案时发现的;
  • 证据13涉及游戏引擎、服务器及登陆器推广的信息及授权传奇一条龙网站、德讯通网站、小闲在线授权的传奇推广网站、登陆器、引擎、IDC等情况,其中,已授权的传奇推广网站有被告人谢某通过支付宝付款后发布广告的传奇私服网站;
  • 关于“登录器”,被告人供述与辩解提及“……侠客登陆器是做《传奇》私服游戏专门使用的登陆器之一,有下载网站,该网站上有重庆小闲广告横幅,会劫持下载侠客登陆器的这台电脑,当打开一些《传奇》私服的网页或者广告的时候,它会跳转到另外一些发布站或者《传奇》私服游戏网页。”

娱美德也因为这个案子多多少少给自己制造了授权冲突。

娱美德银川公司在私服案中出具的授权证据是网络游戏《传奇》著作权维权授权协议,内容是娱美德授予娱美德科技(银川)有限公司为《热血传奇》(《传奇2》)游戏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唯一被授权方,是著作权权利人(娱美德在2017年才分立设立株式会社传奇负责《传奇2》IP授权许可事宜,此时的授权主体还是娱美德)。

判决中看不到授权期限,但结合当时整体授权情况我们知道在2016年7-8月期间:

  • 娱美德和亚拓士共同拥有《传奇2》著作权,娱美德单方出具的授权称娱美德银川公司是“著作权权利人”,已经涉及著作权转让问题。且不说亚拓士是否知情、是否同意,娱美德将相关著作权转让给银川子公司,并称其为“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唯一被授权方”,这就与亚拓士授予盛大的、娱美德以补充协议等形式加入的、当时还在有效期内的《传奇2》授权许可冲突;
  • 和娱美德自己对外授权也冲突:娱美德在2016年10月25日与浙江欢游签订传奇2移动游戏和网页游戏授权许可合同。如果娱美德银川此时已成为“娱美德在中国大陆地区的著作权唯一被授权方”,至少与欢游签订授权许可合同的主体按理说应该是娱美德银川了。

当然也有可能是判决书没写具体细节,娱美德给娱美德银川的授权只是《传奇2》端游,不包括《传奇2》页游、手游,不过这样也还是会与盛大相关授权有冲突。

总之,2016年重庆小闲事件既没有影响盛大在2017年继续对重庆小闲进行授权许可,也没有影响其他公司继续和盛大及盛大系代理继续合作,娱美德后来对事件中李某某相关公司的授权倒是在2020年出现同类问题,明天看。

PS:文中信息参考了(2017)渝0112刑初1328号、(2019)宁01刑终178号判决,以及中国经营报在2017年6月24日发表的《世纪华通击退中绒系 盛大游戏股权争夺战收官》,新浪游戏在2013年9月27日发表的《私服十年:黑客与游戏私服的隐秘江湖》,新京报在2017年11月20日发表的《盛大游戏私有化大幕之下:各方斗法遗留“商誉案”》等文章。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44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