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成恶毒女配后,我抢了女主的未婚夫还绿了男主(完结)

知乎作者:鸽子不咕
————

我穿成了书里的女配。

但我比原主更恶毒。

我抢了女主姐姐的未婚夫。

我还给男主太子种了片青青草原。

我坏事做尽,声名狼藉。

可我最后死的时候,他们都伤心哭了。

1.

我醒来的时候,父母正端坐在上首,面色阴沉,满脸愠怒的瞪着我。

我的未婚夫正客厅里气得跳脚:“沈明薇你给我记住了,今天不是你要跟我退婚,是我秦烨看不上你这水性杨花的贱货,是我不要你!”

他说的义愤填膺。

我听得一脸懵逼。

等等,这台词好熟悉,这不是我最近无意间刷到,然后吐槽的一本小说吗?

这是一本穿越文,讲的就是现代普通男性李烨带着桃花运系统,穿越到古代,成为赵王庶子秦烨后,一路开挂,一路收后宫,一路升级的故事。

当然,小说也不是纯粹的原创,而是某本非常大热的,改变成爆款剧的女性群像言情的同人文。

书里对女性那种物化的,蔑视的态度,看得我极为不适。

原著中的女性角色,各个明艳鲜活,风采迷人,到了同人文小说中,立刻成为了见到穿越男主就走往上扑的花痴脑残,原著中霁月风光的男主秦临,在同人文里也成为了被男主秒杀的炮灰。

我穿越成的角色,是丞相次女沈明薇,一个无论是在原著还是同人文小说里,都拿了作死剧本的恶毒女配。

我跪在地上,回想着书中的剧情。

当今皇帝无子,于是从宗室里过继,此时原著男配,周王世子秦临刚刚被立为太子,他是“我”姐姐,也是原著女主,京城第一大美人沈明珠的未婚夫,而“我”心生嫉妒,于是故意设计秦临闯入我房中,看见我洗澡,意图抢夺姐姐的太子妃之位。

根据原身的记忆,“我”的计谋成功了。

然后“我”要做的,就是跟原来的婚约对象,赵王庶子秦烨退婚。

“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莫欺少年穷,来人,那笔墨来,今日这退婚书,我要亲自写!”秦烨振振有词,喊人取来笔墨,片刻后,一张白纸黑字的退婚书,就直接扔在我的脸上。

就像冷冷的冰雨,胡乱的拍。

我听着那恶俗的龙傲天台词,我知道,李烨已经穿过来了。

秦烨故作潇洒的写完退婚时后,扬长而出。

我捧着那鸡爪般的字,颇为嫌弃,就这样的人也配做主角?果然后宫文多意淫,网络诚不欺我。

“你也真是个不争气的东西!”我的丞相爹一巴掌排在桌子上,气得吹胡子瞪眼:“反正如今圣旨都下了,你是板上钉钉的太子妃,本来你也秦烨的婚事,也只是我和赵王爷私下定下来的,根本没几个人知道,你就算非要急着退婚,为什么不来回禀父母,要自己去找那秦烨?”

“如今秦烨那小子将事情闹得满城风雨,谁都知道未来的太子妃,我沈居正的小女儿,是个爱慕虚荣,不顾廉耻的角色,你要咱们沈家的脸完哪里搁?我聪明一世,怎么就生了你这么个蠢货!”

“老爷,明薇也是心急了些,谁能想到秦烨那小子,一夜之间为什么跟变了个人似的,能把事情闹的这么大呢?还敢自作主张,堂而皇之的登门退婚?”我爱子如命亲妈为我辩驳。

为什么?当然是龙傲天男主穿越过来了呗。

在扔下罚抄《女戒》一百遍的惩罚后,我亲爹亲妈才携手离去。

偌大的花厅里,只剩下我和姐姐沈明珠两个人。

果然不愧是京城第一美人啊,我望着沈明珠那张国色天香,雍容华贵的容颜,久久不能回神,她真的比我上辈子见过的任何一个女明星都要美,还是妈生脸,没动过刀子那种。

其实原身也算是个眉清目秀的小美人,只是比起倾国倾城的姐姐,就显得黯淡无光了。

我正组织着语言,准备说点什么,下一刻就被大美人姐姐一把搂入怀中,美人哭的梨花带雨,楚楚可怜:“明薇,都是姐姐的错,都是姐姐对不住你,让你受委屈了,等来日咱们姐妹手刃了秦烨那狗贼,姐姐定要给你寻个天下最好的儿郎,我们明薇配得上世间最好的。”

等等,小说里没这段啊?

不是,姐姐,我才抢了你的太子妃之位哎,你就这么一点愤怒都没有?

2.

我迷迷糊糊的回到房间,整理着原身的记忆。

怎么说呢?剧情好像是出了点岔子。

大美人沈明珠和恶毒女配沈明薇都重生了,她们的上辈子就是那本种马后宫文,根据文里的情节,女配沈明薇在退婚羞辱秦烨后,虽然嫁给了太子秦临,但在新婚的第二天,老皇帝就在驾崩前了,并且留下遗嘱传位秦烨。

之后秦临和其他曾被议储的宗室子都被秦烨利用系统弄死了,沈明薇扔到鸟不拉屎的皇陵守坟,最后绝望自杀了。

第一美人沈明珠自然被秦烨娶进宫,立为皇后,也得宠了一段时间,但是秦烨的桃花运系统需要的是源源不绝的集邮美人,开后宫,所以新鲜劲一过,也就被抛之脑后了。

纵然后来娘家丞相府沈家、外祖家将军府周家都被抄家流放了,自己成为了无子无宠的纸糊皇后,但她依旧战战兢兢的替秦烨打理着后宫,最后甚至为了救他而死。

重生过来之后,沈明珠想想自己前世的所作所为,觉得不可思议。

感觉就像是被下蛊了一样。

非常突兀的,忽然的爱上了秦烨,爱到盲目卑微的那种地步,什么家族亲人什么都不在乎,而且后宫女人,还都和自己一样。

沈明珠想到秦烨上辈子,总嘀咕什么“系统”,就敏锐的觉得说不定秦烨就是利用所谓的“系统”来控制她们。

为了避免秦烨对自己下蛊,于是她决定先假装爱上秦烨,潜伏在他身边,伺机报复。

于是她和重生回来的妹妹沈明薇故意做了这个姐妹抢亲,反目成仇的戏码。

只是没想到哪里出了纰漏,重生的沈明薇竟然变成了穿书的我。

秦烨的嫡姐是沈明珠的闺蜜,接下来的日子,沈明珠开始打着拜访闺蜜的名义,各种频繁前往赵王府。

我知道,她是在故意接近秦烨。

没有几个人可以拒绝温柔善良的大美人,更何况是本就急色的,对沈明珠垂涎已经的秦烨呢?要知道,按照小说里的剧情,秦烨跑什么来退婚,一方面是为了羞辱沈明薇,另一方面,就是为了迫不及待的见见国色天香的女主沈明珠。

那天醒来的第一眼,我就从秦烨眼中,看到他见到沈明珠时的眼中一闪而过惊艳和贪婪,就像是饿狼盯上了猎物。

一个月过去了,姐姐沈明珠告诉我,秦烨上钩了。

“今天我不过是夸赞了一句,有王者风范,他就激动的拉住我的手,问我是不是喜欢他,愿不愿意做他的女人,还说只要我同意和他在一起,他会给我世上最尊贵的身份和地位,果然是个只知道精虫上脑的蠢货,想来上辈子也不过是仗着那些叫系统的妖孽才能稳居高位罢了。”姐姐沈明珠冷笑,语气颇具讽刺。

“你答应了他?”我说

“当然,鱼儿都上钩了,我求之不得。”姐姐云淡风轻:“不过我离开花园的时候,倒是听她在身后小声嘀咕了一句什么,大美人居然对我心动了,没想到系统新手大礼包抽到的痴心散居然用不上。”

“他以为我爱上他了,我暂时应该不会被下药,不过那叫系统的妖孽,无形无状,也不知道藏在哪里,可怎么对付呢?”姐姐颔首沉思。

“姐姐 我向你保证,公平与正义会重新照耀世间,悲剧不会再重演,一切都将回到原点,”我说:“这个系统我有办法对付,不过姐姐我需要你帮我,我要保下秦临,我们要北疆作封地。”

“好,我来安排。”姐姐点点头。

能杀死男主的只有男主,所以我必须保全原著男主秦临。

种马小说的作者只知道让男主霸占原著中的莺莺燕燕,后期征服天下,也全靠从系统哪里兑换来的药物,用的都是些下毒,诅咒的手段,所以两本书的地理环境是没变对外,而显然男主秦烨对这些并不关注。

我看过原著,边州那地方苦寒贫瘠,但拥有丰富的矿场,秦临可以利用边州为据点,发展壮大,最后反杀秦烨。

“对了,姐姐,还有件事情,”我凑近姐姐的耳畔低语:“你要想办法让秦烨少睡女人,睡得数量越少越好,或者给他下点药,让他有心无力,这能削弱那个叫系统的妖孽力量。”

秦烨身上的桃花运系统,是依靠秦烨在床上征服的女人的数量来获取积分的,他霸占的女人越多,在床笫之间表现越出色,积分就越高。

说穿了,就是个床事打分系统,龌龊的很。

系统就像是长在秦烨身上的寄生虫,只要秦烨死了,系统也会自然玩完。

“好,我记得的。”姐姐点点头。

3.

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了太子秦临。

新婚之夜,秦临挑起我的盖头,清隽的容颜上没有半点洞房花烛的欣喜,只有平静如水的淡然。

“你既然绞尽心思嫁给我,有些事情,我须得同你说明白,我虽然娶了你,该给的太子妃体面我也会给你,但是我是太子,是东宫,那些郎情妾意的缱绻温柔,我是不没办法给你的。”他声音波澜不惊。

我知道他说这话很委婉,很客气了。

不愧是霁月风光,坦坦荡荡的男主,若是换做别人,被迫娶了一个死缠烂打爱上自己的女人,只怕是想杀人的心思都有了。

是我对她不住。

“这个时候,我姐姐,应该也在和秦烨洞房花烛吧?太子殿下,您说是不是?他们俩郎情妾意,一定不会像你我一样干站着。”我故意说道。

沈明珠与我同一日出阁。

根据小说中的剧情,今夜过后,就要变天了。

秦临听了我的话,面色平静无波。

太子秦临与丞相长女沈明珠本是郎情妾意,结果秦临却转头娶了丞相次女沈明薇,沈明薇也转头和一个卑贱的王府庶子好少了,在我们出嫁前,都颇为帝京众人津津乐道。

“我既然娶了你,就会对你负责,其余诸事,不过过眼云烟罢了。”秦临轻描淡写,不欲再多说。

“如此,还请殿下满饮此杯。”我殷切的将酒杯捧到他面前。

秦临接过酒一饮而尽,再然后,他就猛然吐出一口鲜血,活生生昏倒在我的面前,不省人事。

我下了药,我是故意的。

这是姐姐沈明珠给我的药。

这一个夜晚,东宫因为太子秦临的骤然昏迷,忙的兵荒马乱,可我知道,真正的混乱才刚刚开始。

一切都像小说剧情推进的那样。

新婚第二天,宫里骤然传来皇帝驾崩的消息,临终前皇帝留下遗嘱,传位于赵王庶子秦烨,一时间朝野议论纷纷,接着傍晚更大的噩耗传来,之前曾被议储的诸位宗室子纷纷遭遇不测,有忽然骑马摔死的,有忽然吃饭噎死的,还有正在和侍妾翻云覆雨直接猝死的等等,反正一个都没活下来。

我知道,秦烨利用他身上的那个垃圾系统动手了。

新婚第三天,成为皇后的姐姐风光回门,而我则在东宫接到了新帝秦烨的圣旨。

原太子秦临着封位楚王,五日后前往北疆就藩,王妃沈明薇同行,非诏不得归。

北疆苦寒,远在千里之外,与其说是就藩,不如说是被流放,那些曾经羡慕我成为太子妃的人,一时间都纷纷嘲笑我有眼不识金镶玉,同真正的真龙天子退了婚。

母亲到东宫来看我,哭的泣不成声。

“你姐姐也是也个没良心的,亏得你们还是一母同胞的亲姊妹,她如今坐着皇后的高位,竟也不为你求求情,北疆那鬼地方,是人能待的吗……”母亲涕泣连连,话里话外尽是对姐姐的埋怨。

“母亲,我不稀罕她的怜悯,我也许不需她为求情,这是我的命,好好坏坏我自己会受着,我绝不需要她居高临下的帮助,就算是我客死北疆,也绝不需要。”我冷笑,咬牙切齿,话语里是对姐姐沈明珠毫不掩饰的敌意和怨怼。

“你这孩子,这么就这么犟呢……”母亲又开始喋喋不休抱怨我。

我缄默不言。

我是故意这么说的,我必须要让所有人知道,我和姐姐沈明珠的决裂与敌对,如此姐姐才能更好地取信于秦烨。

重重帷幔后,有个隐蔽的身影一闪而过。

我知道,那是秦烨安插到东宫,监视我们的人。

4.

我离开帝京的那一日,我的长姐沈明珠来看我。

她穿了一身华丽的红裙,挽着高耸的凌云髻,衣着华美,满头珠翠,环佩叮当,身后还乌泱泱跟了一大群谦卑恭敬的宫人,摆足了派头和场面。

无愧于“帝京明珠”的美誉。

不,如今我应该叫她皇后才是。

皇帝秦烨就陪在她的身边,眼里满是缠绵缱绻的温柔,夫妻二人的光鲜亮丽和我与秦临的狼狈落魄,形成鲜明的对比。

“明薇,这些银子你拿着,北疆苦寒, 苦苦都要钱,你要多多保重啊。”姐姐抱住我,将一摞厚厚的银票塞给我,声音哽咽,泪眼婆娑。

我冷冷的打掉她手里的银票,一把推开了她。

“你少在这里惺惺作态,沈明珠,你是皇后,你高高在上,我落到如今的境地,是我命不如人,但我绝对不需要你假惺惺的同情,你给我滚!”我说话毫不客气。

沈明珠泪水直在眼眶里打转,扑在秦烨的怀里哭的梨花带雨。

我从秦烨的眼中,看到了对沈明珠浓浓的怜惜和爱意,显然,姐姐沈明珠如今正是她心窝里的人。

“沈明薇,你这等尖酸刻薄,歹毒刁蛮的样子,真是让人恶心,若不是你姐姐还念着你们的姐妹情谊,你以为,就凭你当日对朕的羞辱,你还能活到如今?你既不领情,你就守着楚王那个活死人,在北疆孤独终老吧!”秦烨说话毫不客气,看向我的目光,只有浓浓的厌恶。

他果然上钩了。

“那就承皇上吉言了,”我阴阳怪气的回怼:“不过秦烨,你真的以为我对你和沈明珠做的事情,真的一无所知吗?废秦临为楚王,将我与他流放北疆,难道不是我的好姐姐给你出的主意?你们如今又何必来装什么善人!”

“周卫,驱车启程,别让咱们楚王府脏了皇后娘娘和皇帝陛下的眼。”我说话阴阳怪气。

从帝京到北疆,一路上数千里,路过诸多地州。

我打着皇后的旗号,一路贪污索贿,一路为非作歹,还强买强卖,霸占了数个眉清目秀的良家少男。

我恶名昭著,随行的车队中,都有人在窃窃私语,说楚王妃这是见夫君新婚之夜就成活死人了,守不住了,搜罗那些家境贫寒,年轻貌美的小郎君,只怕是要为日后的红杏出墙做准备。

想来这些消息传回帝京,落在秦烨的眼里,我就是在秦临半死不活后,破罐子破摔的发泄吧?他就会越发鄙视我,越发不把我放在心上了吧。

事实如我所猜想的那般。

随着我一路的为非作歹,我发现,秦烨派出的跟踪监视我的人也越少,等我们抵达北疆的时候,已经只剩下一个人了。

而这最后你一人,是姐姐的人。

我收获的,是我索贿得来的大笔银子,以及一众青春年少的小郎君。

我并不是如传闻中的那样,垂涎这些少年的美色,而是醉翁之意不在酒。

临别前,姐姐在拥抱我的时候,曾偷偷塞给我了一份名单, 名单里记录的是秦烨上辈子,利用系统所网络到的一些人才,一些出身卑贱的,但日后却颇为作为,且极为忠心的人才。

小说剧情里,秦烨在后期,的确利用桃花运系统开启的“一键搜人”功能,网罗了不少英才之人为其所用,当然,这些人都姓甚名谁,出身何处更多的都是一笔带过,我也记不甚清了。

5.

事情的发展有些出乎我的意料。

但我们在北疆安定下来,我把解药喂进口中后,他终于从昏迷中苏醒了过来,可是他醒来的第一句话直接吓楞我了。

“这是哪?我还活着?”或许是昏迷的太久,秦临说话的声音还有些沙哑。

从他问出这句话开始,我就知道事情不对劲了。

果不其然,秦临也和姐姐一样,重生了。

“这是北疆,我们都是皇帝,也就是秦烨流放过来的,当然,体面点的说法,叫就藩,他给你封了个楚王的名号,至于你为什么还活着,当然是我救的你,你也不必惊讶,我和姐姐,都和你一样,都是从上辈子,重新活过来的。”我言简意赅为秦临讲述了事情的前因后果。

“我和姐姐比你重生的时间早,所以这一次为了救下你,我在东方花烛夜就提前毒昏了你,这才让你逃过一劫,若不然,你就只能和上辈子一样, 和那些曾被议储的宗室子一样暴毙了。”

“你姐姐上辈子,这辈子,都义无反顾的嫁给了秦烨,她心里大约是没我的。”秦临苦笑。

“上辈子,我姐是被秦烨下了药,你可以理解为秦烨他身上附身了一个妖孽,它能从妖孽哪里兑换来很多东西,迷惑人的心智,让人死心塌地听从于他,那个妖孽还有其他的本事,上辈子你和那些曾被议储的宗室子的忽然暴毙,还有皇帝的死,就是那个秦烨通过那个妖孽动的手。”

“那秦烨觊觎我姐姐已久,所以这辈子,我姐姐才提前接近他,假装爱慕他,并且嫁给他,为的就是能扳倒他,秦临,这世间唯一能杀死秦烨的只有你,所以我们才苦心孤诣的救你出来,我姐姐还在舍身饲虎,所以你千万不要让他失望。”

我说的冠冕堂皇,但心里却是在瞌cp。

果然,这是老天爷都看不下去,种马男利用系统在这个世界为非作歹了,所以才安排男女主都重生了,嗯,还有我这个披着重生皮的原著党兼穿书者。

秦临修养的差不多之后,我给了他一张北疆的矿物分布图。

里面详细的标注了北疆的各种矿藏,有铁矿,可用来冶炼武器,武装军备;有铁矿和金矿,可用来开采铸币,发展北疆;有煤矿,可用来烧火取暖、改善民生;有硫磺矿,可用来制造炸药这等大杀器……

“你从哪里来的这些东西?”秦临面色严肃,捏着那张墨迹还没干的图,打量着我。

“我上辈子知道的不行啊?有了这东西,你也该能很快姜北疆发展起来吧?”我满不在乎的回答。

“沈明薇,你果然连说谎都这般拙劣,”秦临轻笑,波光滟潋的眼眸微微上翘,就像是一只狡黠的狐狸:“上辈子,我死了之后,你也不好过吧?你又如何到了到北疆,并且讲这些矿藏探查的明明白白?若说是明珠给你的,那也不可能,按照你的说法,他上辈子也是皇后,又满心满眼的只爱着秦烨,哪里会关注这些东西呢?”

不愧是男主,思维果然缜密,三两句我就将我问住了。

“我给你,你收着就成,我总不会害你,”我打断他的话:“别问东问西的,赶紧把北疆发展起来,招兵买马,杀回京城,我姐姐还等着你拯救呢。”

秦临看着图纸,若有所思。

“我总觉得你变了很多,和从前的沈明薇一点也不像。”秦临忽然说。

有些心虚,故作镇定:“既然是重活一回了,肯定是会变化的。”

“我和你姐姐都是重活一世的人,可我们都没你变化大,倒是你,仿佛是换了个人似的。”他继续说。

“你说,既然秦烨身上有妖孽,有着那般神鬼莫测本事,那我真的能对付得了他吗?”秦临面有苦色,有些不自信。

看见这状况,我哪能忍啊, 我可是要等着男女主大团圆发糖的啊,于是我赶紧鼓励他。

“秦临,你不能这样涨敌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啊,你可是男主啊,是天选之子,你得支棱起来啊,再说,那妖孽就是个破系统,等秦烨这个宿主一死了,它也得玩完。”我心里是我话不由脱口而出。

“这回,说真话了?”秦临剑眉微挑,盯着我笑的意味深长。

糟糕,我被这厮诈了?

6.

秦临自然是要追问起我的来历,我能告诉他吗?当然不。

如今秦临这幅身体里住的可是活了两辈子的老妖怪啊,在原著中的男主秦临,就是以机敏聪慧,野心勃勃而闻名,我要是跟他说,这世界就是一本书,你们都是书里的人物,而我是从书里来的,他能甘心?

那些真实世界坐拥天下的雄主,尚且希望长生不死,摆脱命运的束缚?安知秦临在知道自己只是作者笔下的人物后,不想摆脱命运的主线?不想到我口中那个高速发达的世界去看一看?

而好巧不巧,我还真知道怎么穿回去的办法。

这个办法就是要等到七星连珠的时候,跳入御花园的那个莲池,然后就能穿回现代了,这还是种马小说中,作者些番外的时候提到的,种马男主在晚某个七星连珠之夜,与美人泛舟游湖,忽然落水,然后就穿回去了。

我只好半真半假的编造了一个谎言。

我说上辈子在秦临死后,我被派去了守皇陵,然后我在皇陵曾梦见到秦家的列祖列宗,他们托梦说,秦临才是真正该坐上皇帝宝座的人,是上天注定的继承人,简称男主或天选之子,秦烨身上附了一个叫系统的妖孽。

这个系统呢,拥有两个功能,兑换和诅咒,兑换就是秦烨可以利用积分从系统那里换取到各种控制人的药物,可以让人听命于他,臣服于他或者是痴心于他等,诅咒呢,就类似巫蛊。

利用积分兑换发动后,就可以咒死别人,老皇帝、宗室子还有上辈子的秦临,就都是被这么弄死的。

“你可以将积分理解秦烨与系统交易的货币。”我又说了系统的运行规则,以及我曾叮嘱姐姐说的事情。

“秦临,你无须担心我姐姐的清白,”我说:“我姐姐重生过来之后,就找了一个和她长相极为相似的青楼女子做替身,和秦烨有鱼水之欢的也是那个替身,我姐姐她一直爱着你,心里也只有你。”

我生怕男主误会了女主,有赶紧替姐姐解释。

秦临开始早出晚归,陷入了疯狂的忙碌之中。

北疆的一切,开始如火如荼的发展起来了,这片贫瘠的土地,开始呈现出一种欣欣向荣的迹象,开采矿藏、搜罗人才、冶炼武器、发展民生、商贸往来……秦临在各方面都表现出极高的才能,所作所为越来越像个雄姿英发的君主。

我还贡献出了我知道的改良火药的药方,以及我上辈子知道各种知识,比如烧玻璃、烧水泥、做肥皂等等,总之呢,就是想多给秦临一些助力。

就连我一路索贿得来的那笔资金,我也打着借的名义,给了秦临。

我迫切的希望,秦临能够赶紧发展起来,赶紧杀回京城,赶紧和我的美人姐姐大团圆。

CP粉的心情有谁懂?

我陶醉于我为男女主爱情添砖加瓦的路上,却并没有注意到,秦临看我的眼神越来越不同。

7.

京城那边,我收到了姐姐传来的秘信。

自出了一年孝期后,秦烨就迫不及待的开始了选秀,网络的自然清一色都是上辈子的那些美人,也就是原著中年轻貌美的女角色们,不过由于姐姐这一年各种加了“药”的羹汤的摧残,秦烨似乎有些力不从心。

姐姐不止一次的听到,他在暗中私下抱怨,什么“朕昨天晚上明明表现的挺好的,某某妃嫔还夸朕龙马精神的,怎么积分只有这么点”之类的云云。

我听得啼笑皆非,只能说不愧是种马文男主,自信的很,也愚蠢的很。

秦烨如今可是皇帝,在床笫之间,他就是不举了,妃嫔们也只会夸赞皇帝好棒棒,陛下正勇猛之类的云云。

谁敢说皇帝不行,找死吗?

我越想越乐,笑的不能自己。

风尘仆仆的秦临回来的时候,看到的就是我笑的花枝乱颤的这幅模样。

“笑什么呢?这么可乐?”秦临脱下了外袍,只着了一件轻薄舒适的棉麻长袍,问我。

我把姐姐来信的事情和他说了。

“面对一个大美人为自己洗手作羹汤,有几个人能拒绝呢?更何况秦烨本就沉醉于你姐姐对他的爱恋之中,哪里会想到你姐姐送的东西有加了药?只能说妖娆惑人,色令智昏了。”秦时调侃。

“你这话说的,倒像我姐姐是什么红颜祸水似的,”我反驳,又想到姐姐那张倾国倾城的容颜:“不过就凭我姐姐国色天香的容颜,她若真想做什么祸国妖妃,也不是没有资本。”

“能娶我姐姐这么个大美人为妻,你可有福了,所以秦临,你日后可一定要好好对她。”我有再次叮嘱,我可是正儿八经的甜宠cp粉,我才不要在玻璃渣子里找糖吃呢。

昏黄的灯光照在秦时的脸上,他忽然低下头,细细的打量着我。

我被他灼热的目光,看的有些讪讪。

“你看我做什么?”

“你说你姐姐漂亮,可我觉得你也不差,”秦临看我的眼神甜蜜的仿佛要溺死人,修长的手指温柔的挑起我的下巴,抬起我的头,让我的目光与他的目光平视:“你总叮嘱我,要对你姐姐后,那你想过你日后怎么办吗?”

我怎么办?我当然是等到你们HE大结局,然后穿回去啊。

我从未见过这样反常的秦临,与他平日霁月风光,沉着冷静的模样一点都不像。

他的眼神,灼热的就像燃烧的火焰,此刻,我心跳的厉害。

我能从他身上闻到浓郁的酒气。

“秦临,你喝醉了。”我红着脸推开他。

“是啊,我喝醉了,”我似是在回答我的话,又像是自言自语,喃喃:“可有些人呢,没酒醉,不一样是个糊涂脑子,呵,沈明薇,你个笨蛋,糊涂蛋……”

后面又含糊不清的骂了我几句,然后就一头昏倒在我的怀里。

8.

秦临的军队打进帝京的那一刻,我比谁都高兴。

不为别的,就为我嗑的cp马上就要大团圆,撒花发糖了。

只能说男主不愧是男主,在北疆不过短短五年,秦临就积累起了丰厚的实力,无数强者追随其麾下,再然后就是时机成熟,他带兵杀回了帝京。

与之相反的,是秦烨这边口碑的急转直下,为了搜罗美女,这五年他几乎是一年一度选秀,平日还会各种出宫“微服私访”,走马章台,寻花问柳,惹出了不少风流韵事来。

对于女人也是各种荤素不忌,脏的臭的都往宫里带,比如曾经一度宠冠后宫,甚至让皇后都避其锋芒的苗贵妃,其实就是半年前秦烨从宫外带回来的一个暗娼。

风月场里的女人,从来都是最放得开,最花样百出的,在药物催促下的秦烨从苗贵妃这里找到了久违的刺激和青春,自此一发不可收拾,一路把一个烟花女子捧到了贵妃高位。

不顾朝野内外议论纷纷,不顾姐姐苦口婆心的劝谏。

姐姐因此被冷落。

宫内宫外都很同情姐姐的遭遇,认为这是贤后遇见了昏君,秦烨越发的臭名昭著。

直到之后,秦烨染上了脏病。

在然后,就是江南爆发洪涝,西洲遭遇瘟疫,皇宫忽然爆发火灾,烧毁了半个太庙,接着有人从帝京外的洛水河中捞起一块石碑,上书“李代桃僵,社稷无常,天子失德,四野遗殃”,一时间人心惶惶。

之后,“替天行道”的秦临就顺理成章的发兵了,直指帝京。

之后,苗贵妃被赐死,秦烨被“荣养”,秦临以摄政王之名开始行天子之责。

最近,朝堂之上已经有人再劝秦临登基了。

但古人向来将就个三访三辞,更何况还有秦烨这样个皇帝还活着。

要想让无赖秦烨配合禅位给秦临,难于登天。

至少据我所知,无论是姐姐劝告,还是文武百官相劝,秦烨都是叫嚣着不可能,还说什么只要他不死,秦临就只能是臣,什么秦临要想做皇帝来跪下来求他,说不定他心情好就同意了之类的浑话。

这些话不可避免的传了出去,人们在吐槽秦烨的同时,也对他越发关注。

秦烨不肯让位,又不死,所以秦临就没办法名正言顺的登基,秦烨若死了,秦临又难免面临戕害手足的罪名。

可我不是古人,我最不在意名声,所以我决定亲自去见见秦烨。

时隔五年,我终于再一次见到了这个种马文男主。

他躺在宽阔的大床上,面黄肌瘦,双眼浮肿,一副被酒色掏空身子的虚浮模样,走近了,能隐隐约约闻到下身传来的怪味。

9

我打发走了殿内所有的宫人。

“你来做什么?你也想来劝朕禅位于秦临?他做梦,他休想!”秦烨喘着粗气瞪着我:“朕才是皇帝,朕才是天下的主宰。”

“凭你,也配?”我冷笑,拿起旁边的一杯茶泼在他的脸上:“李烨,垃圾永远是垃圾,就算你换了个时代,带了个外挂,也一样是垃圾,你真以为自己是龙傲天能逆天啊?洗洗睡吧你!”

“你活该被女人带绿帽子,上辈子女友和好兄弟勾搭成奸,这辈子其实我姐姐也早就和秦临在一起了,她钟情你,嫁给你,只是祸害你。”

“你知道你为什么不行了吗?是因为我姐姐给你的饮食里面下了药,太庙起火,洛河石碑也是我姐姐安排的,就连你最宠爱的,害你得花柳病的那个暗娼贵妃,也是我姐姐特意替你时搜寻的。”

“对了,其实你之前睡的皇后,也只是我姐姐的替身,一个和你的贵妃一样的妓女!”

……

我的话一句接着一句,越说越尖酸刻薄,直往秦烨心窝里扎。

他气的发出土拨鼠尖叫。

“你这个贱人……你也是穿越的……你身上一定带着更厉害的系统……不然,我不可能失败的……”

“我没有外挂,没有系统,我就是单纯地看你这样的种马垃圾不顺眼,所以就配合我姐姐和秦临搞死你喽。”我轻描淡写,:“你没有男主的命,你永远都是个loser!”

秦烨终于在不甘中咽气了。

“你们皇帝死了,进来给他收尸吧。”我平静的叫来了宫人。

宫人们面面相觑,不甘说话。

我走出宫殿的时候,正碰上了同行而来的姐姐和秦临。

“他们说,秦,秦烨死……死了……”姐姐忙脸的不可思议。

“是啊,被我活生生气死了,”我满不在乎的说:“谁让他占着茅坑不拉屎?你们又怕这怕那的,所以我就送他一程了。”

谁敢阻挡我嗑的cp在一起,都得领盒饭。

“这事交给我处理,明薇,你记住,秦烨之死与你无关。”秦临神情严肃。

“别一副天塌下来的样子,再说了,我早已臭名昭著,也不在乎多一个弑君的名声”我说。

昔日,我抢了姐姐的婚事,帝京人人说我嫌贫爱富;后来,我去北疆的路上有一路索贿,我又多了重贪婪无度的名声;在北疆的这些年,我替姐姐守着秦临正妻的位置,严防死守那些因为利益而被送到秦临身边的女人生儿育女,我又多了个无所出还善妒的名声……

不过不重要了,这一切都不重要了。

可是姐姐和秦临与我不一样,他们本来就该拥有霁月风光,鲜花着锦的名声,他们要举案齐眉,要做一对名垂千古的明君贤后,所以有些恶人只能我来做。

我要把它他们光鲜的名声还给他们。

“姐姐,秦临,我希望你们好好的,”我说:“而且你们一定要好好的,你们要做名留青史的模范帝后才好。”

“还有秦临,和离书你记得给我啊,或者是写张休书也行,别总磨磨蹭蹭的,耽误了你和姐姐在一起就不好了。”我有催促秦临,自从进驻帝京,诸事稳妥之后,我就一直催促着秦临与我分开。

秦临却总是避而不谈躲着我。

“好。”秦临回我,依旧是云淡风轻的语气,却夹带着淡淡的落寞之感。

10.

姐姐来找我的时候,我正在花园里晒太阳。

靠在躺椅上,嗅着花香,吃着点心,优哉游哉好不惬意,姐姐走过来,拿开我手里的书,神色有些复杂。

“明薇,你真的一点都不在乎吗?”姐姐探寻的目光扫过我:“你真的和上辈子一点都不一样了。”

“人是会变的。”我语焉不详。

秦烨的死被秦临那边用暴毙掩饰了过去,秦烨登基就在十日之后,如今朝中正在争论立后的问题。

“上辈子的事情已经是上辈子了,你是我的血肉至亲,我从未想过要怪你,”姐姐语重心长:“这辈子,你付出这么多,又陪在陛下身边多年,明薇,我不希望你委屈。”

“更何况,你知道陛下对你的心意。”

“贵妃也好,皇后也罢,我们共同经历了这么多,我真不在乎谁大谁小的。”

我知道,这是姐姐对我这个妹妹真诚的让步。

但结果注定要让她失望了。

“不,”我摇摇头:“姐姐,秦临的妻只会是你,也只能是你,我对他并没有丝毫爱慕不舍之情,我如今只想图个清静。”

沉默良久后,姐姐掏出了一纸和离书给我。

还有一份秦临的圣旨。

上面封我为公主,赐我高楼连苑,桑园良田,金银珠宝良多,足够我几辈子富贵无忧。

我哭笑不得。

我一点也不意外。

秦临爱姐姐是真的,可是后来他对我动心也是真的。

毕竟有哪一个男人,能对一个救他于生死之间、为他背负骂名、全心全力襄助他的女子无动于衷呢?

秦临是古人,更实在妻妾成群的皇室里长大的人,他存在着同时娶我们姐妹的心思,是再正常不过了。

姐姐也是一样,贤良淑德不善妒,为夫婿纳妾畜美本就是她们这些贵族女子从小接受的教育。

可我不能,我受的教育和尊严不允许我这么做,更何况,如果我这么做了,我和仗着系统胡作非为的秦烨有什么区别呢?

都不过是占着自己的先知先觉,篡改谋夺别人的人生罢了。

这是一个真实的世界,他们都和我一样,是有血有肉的人。

帝后登基盛典那天我去了,场面很宏大,姐姐和秦临身着华丽的冕服,携手站在九重玉阶之上,接受百官的朝拜,极为尊崇,也极为般配。

回来的路上,我听到有贵妇凑在一起议论,说丞相府的两个女儿啊,命运真是天差地别,一个嫁了两次都是皇后,一个嫁了两次都不是皇后,同血脉不同命。

我坐在马车中,淡淡一笑,只当没听见。

又三年,姐姐生下了秦临的长子长女,长子满月后即被封为太子。

虽然后宫依旧有妃嫔,但秦临最宠爱和敬重的依旧是姐姐,她成为了这个时代无数女子都羡慕的对象。这一年的重阳节,九星连珠。

我心愿已了,再无牵挂,我知道我该走了。

于是宫宴上我故意多喝了几杯水酒,装作失足调入莲池。

11.番外

我穿回了现代,但却是一个和我原时空九成相似的平行时空。

这里有我熟悉的亲人、朋友,但原本的某个朝代,却被一个叫乾朝的朝代所取代。

乾朝,那是我穿越的时代。

现在是1500年后。

我报名了一个乾朝故宫旅游团。

“乾朝是我国历史上最强盛繁荣的一个朝代,尤其是乾文帝秦临当政时期,万国来朝,四夷拜服,他也被尊称为天可汗。”

“现在我们看到的这座妙仙,就是乾文帝为了纪念他的前妻,也是他的小姨子,兴业公主沈明薇所建,这里原本是一方莲池,乾文帝登基第三年,兴业公主酒醉坠入莲池身亡后,乾元帝夫妻悲痛欲绝,就下令填平池塘,修建了庙宇,纪念故人。”

“兴业公主本身也是个非常神秘且具传奇色彩的人,她落水后,乾元帝掘地三尺,都没有找到她的尸体,最后是在她的书房里发现了她遗留的书信,只有一句‘我走了,勿念’这说明兴业公主早已预料到自己的死期。”

“根据考古资料,在乾元帝受藩北疆时期所出现的水泥、玻璃、香皂等新兴事物,都与兴业公主有着密切的关系,所也她尸骨无存的消失在莲池后,也有人说兴业公主其实是羽化飞升成仙去了,这也是妙仙观名字的来源。”

导游指着寺庙滔滔不绝的介绍。

“我看《后宫·明珠传》里面说的,是沈明薇嫉妒自己的姐姐,故意谋害小皇子,事情败露后被文帝秘密赐死了,就连尸体也是皇帝吩咐暗卫处理的,所谓落水成仙,只是文帝怕皇后伤心,故意编造的谎言。”

我身后的一个大姨说,《后宫·明珠传》是一部乾朝宫斗戏。

“得了吧,沈明珠要是傻白甜,她能两次成为皇后?尤其是第二回,那时候兴业公主可才是乾元帝的正妻,我看《乾宫天下》里面演的,明明是沈皇后故意害死自己妹妹的。”另一个阿姨不服气的争辩。

这些年,关于乾朝的宫斗戏很多,有的时候,姐姐是反派,有的时候我是,众说纷纭。

看着千年后的人,花样演绎着自己的故事,真有意思啊。

“你觉得谁是坏人?”身后一个带着眼镜,文质彬彬的男生问我。

“都不是,他们是一对很好的姐妹。”我说,眼镜男生温润如玉,某些气质和秦临有些类似。

是我中意的类型。

“我也觉得,我是京都大学考古专业的博士生,最近在跟着我导师发掘沈皇后父亲的墓葬,里面的很多东西都说明沈皇后和兴业公主的姐妹关系并不差。”

男生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说到:“不知为什么,我总觉得我好像在哪里见过你一样,有种情不知所起,一往而深的感觉。”

他这言辞听来有些轻佻,但语气却很真诚。

“你单身吗?”我问。

他脸颊微红,点点头。

“那等旅游结束,我们一块去吃午饭啊,我知道附近有家川菜,味道很好。”我说。

“我们真的没有见过吗?”他疑惑,继续追问。

“或许是上辈子吧。”我笑着调侃。

在千年前,在那个不可言明的时代。

标题:《世间安得双全法》

作者:青舟醉客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45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