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日方舟梅菲斯特图片?明日方舟梅菲斯特种族!

早晨时,在公园的所有樱花都开放之后没多久,德克萨斯使劲揉着眼睛从床上爬了起来。

沉寂了一夜的大脑在短暂的重启之后开始重新运作,然后连上了眼睛。

窗帘的缝隙里跑进了很多阳光,金色头发的少女正睡在另一个枕头上,是空。

德克萨斯这才想起来,空是昨晚的夜宵点之后才回来的。

半年之前,空还是决定先回到经纪公司去,随之而来的是各种繁杂的事物,所以这好像是从那时候以来他们为数不多的可以待在一起的假期。

空还在沉沉睡着,德克萨斯轻手轻脚地把被子挪开,赤脚在地上摸索了几秒才找到自己的拖鞋,她扒拉着拖鞋走进洗漱间,出来时那个慵懒的德克萨斯就仿佛没有来过似的。

“空?”她扒拉着拖鞋再走到床边,用手指戳她的脸颊,脸上是难得一见的微笑。

空迷迷糊糊握住了她的手。

“差不多也该起床了。”德克萨斯这样说着,却在床边坐了下来,用空闲的那只手帮她理顺头发。

“唔…好…”

空也使劲揉着眼睛,用力伸着懒腰。

“要一起出去走走吗,公园里樱花开了。”

“好~”

“叫上可颂她们一起?”

“嗯…..”

空的脸上有些迟疑。

“去洗漱吧。”

德克萨斯会意地笑了笑,把她从床上拉了起来。

其实还很早,就算是假期,这时候的街上也难免冷清,不久前爆发的传染病才刚刚沉寂下来,但口罩还是出门必备的东西,虽然已经有人不耐烦了,空除外,她无论什么时候出门都会戴着口罩。

德克萨斯牵着空不急不慢地走着。

“好像我不在,德克萨斯就会对生活特别的得过且过?”

“…..突然就忙起来了,刚开始你回经纪公司那边之后,我也出了一趟远门,之后又特别忙…”

德克萨斯知道空是在说冰箱的事情,里面什么都没有,除了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天使留下的半块苹果派和一些酒。

不过她确实没说错,如果空没有一起住的话,也许德克萨斯连厨具都不会买。

空轻轻叹了口气。

“到了。”

德克萨斯说道,空也看见了铁栅栏后的那片绿地,还有绿地上的樱树

“我去买早点。”

坐在草地上之后,她们便摘掉了口罩,空的手里是肉松奶油面包,德克萨斯手里的是普通的牛角面包和加热过的牛奶,从公园门口的小摊上买的。

阳光已经把草地上的露水晒干,充满了干爽的气息,不过心里有事的两个人都没把目光放在花或者草地上。

“明天好像又要走了?”

德克萨斯转过头问她。

“对…..先是龙门,之后要去汐斯塔…”

“要去多久?”

“两个月…长的话可能三个月…之后回了这里还要去别的地方。”

“很辛苦吧?”

空摇摇头。

德克萨斯朝她微笑,攥紧了她的手,她明白的。

无论多么天才的家伙,停滞了多久,就一定要用相等的努力去偿还。

感受着手中的温度,空低下头。

“对不起….”

“没必要道歉啊,做偶像是你的梦想,我也很开心你可以继续做偶像,而不是跟在我的后面,空做自己就很好。”

“嗯….”

空依旧低着头。

不是这样的。

她想着,攥紧了手,指甲掐红了手心。

不是因为这些。

回到经纪公司后,在那间她讨厌得不能再讨厌的房间里,经纪人沉着脸问她“感情方面”的事情。

她撒了一个很大的谎,让自己半年来都没能安心睡觉。

她知道如果说了真话,偶像生涯可能就要结束了。

她想,也许她可以不做偶像,但如果德克萨斯知道了这些,会怎么想?

空不愿意去揣测这种未来,也不敢去揣测。

所以她撒了谎,不过她不后悔。

“空?”

德克萨斯在她眼前挥了挥手。

“果然不应该那么早让你起来的,明明昨天那么晚才睡。”

“没有的事,我就是走神了…”

空急忙解释着,德克萨斯却让她把头枕到了膝上,低下头时满是柔和微笑。

“没关系,我就在这,睡一会也没事的。”

“不想把时间浪费在睡觉上…”

她用手掩住了空的眼睛,也让她乱麻般的心渐渐安静下来。

对空来说,德克萨斯似乎总是有这种能力,不管是在任务中还是平时,只要她在就很安心。

只不过这种时候,问心有愧的某人有点冷静不下来。

面包的小麦气息从德克萨斯的手上扑扑地钻进空的鼻子里,好像在加快她的心跳。

“你是不是有什么事情瞒着我?”

德克萨斯冷不丁地问她时,她知道自己的心脏瞬间漏跳了一拍,或者更多。

“啊….没有…怎么突然问这个?”

“感觉空有些奇怪,所以问一问。”

“你想多啦~”

空竭力让自己笑得自然一些,虽然她知道这样骗不过德克萨斯。

不用看她也知道,德克萨斯肯定还是那副平淡的表情,最多眼睛里带上些疑惑。

德克萨斯确实是这样的表情,她一直都是这样的,如果空不想说,那她也不会多问。

“好吧,但是说谎是不对的。”

“对不起….”

“那今天的午饭就由空来做吧,作为说谎的惩罚。”

“好。”

空本想提议去超市买午饭的食材,但是德克萨斯还是坚持让她躺在自己的腿上。

“才九点,不用那么着急的,睡一会吧,等下我会叫你起来的。”

“哦….”

空重新躺了下去,突然笑了起来。

她也说不清为什么,好像是因为德克萨斯还是那个德克萨斯。

和那天带她逃离危险时一样,一直都没变。

她露出微笑。

“德克萨斯。”

“嗯?”

“虽然好像有点晚了,但是…我们这算是在交往吗?”

“嗯….住在一起,在一张床上睡觉那么久之后,这个问题还有问的必要吗?”

德克萨斯揉了揉她的头。

“可是我想听答案。”

“当然是啊,你这笨蛋。”

饶是以德克萨斯的脾气,也因为这种追问逗笑了,给了空一个轻轻的爆栗。

“心满意足了就快点睡着。”

“好~”

空答应着,转了一个身,让脸颊贴在德克萨斯的小腹上。

她大概是真的困了,没多久就彻底进入了梦乡。

感觉到空睡着之后,德克萨斯才叹了口气。

她怎么可能不知道,其实空决定回到自己的经纪公司之后没多久,就已经有穿着黑色西服戴着黑色墨镜的家伙找她聊过天了。

从那之后,她的脑袋里有时甚至会有一些危险的想法。

比如离开,就像自己以前做过的那样,隐姓埋名去别的地方。

但就和野狼开始贪恋火堆和熟食一样,德克萨斯也愈发贪恋现在的日子,不只是空,还有其他很多,一发不可收拾。

德克萨斯紧咬着嘴唇。

在她们都没有注意的时候,一阵一阵的风吹拂着,把那些快要掉落的樱花洒在她们的身上。

“腿还酸吗?”

厨房里的空红着脸问德克萨斯,她也没想到这一觉就睡到了将近中午,之后她们才急急忙忙地跑去采购。

德克萨斯的腿因为压迫,正一阵阵地酸麻,尽管行走无碍,但还是让空脸上布满红霞,在外面时戴着口罩看不出来,但现在正红的发紫。

不过德克萨斯还是微笑着摇摇头。

不管怎么样,这都是一个很好的早晨,没有抱怨的理由。

德克萨斯看着空的背影,油烟机的声响和油的滋啦声开始远去。

好像上次看见这种情景,还是半年前,可德克萨斯却感觉那像是很久很久之前的事情,尽管很开心,却夹杂着别的东西。

她的心一沉,又想起另一头狼对她说过的话。

“我们都是活在黑暗里的家伙,就别想回到阳光底下去了。”

她一直都记得这句话,只是很少想起,或者说不愿意想起。

空回到经纪公司后,和那些带着墨镜的人聊过天后,她总是不受控制地怀疑自己。

“你是德克萨斯家族的人,一头狼,一个杀手,如果人们知道空和你…..”

她不愿承认那些人把自己的过去娓娓道来时自己动了杀心。

也不愿承认自己怀疑过自己。

那么空呢?她会为了自己放弃偶像这条路么?

或者自己应该主动离开?

德克萨斯像是触电一样猛地颤了颤,使劲摇了摇头,把那些恐怖的想法丢出脑袋。

“你在干什么呢?”

空把碗推到她面前。

“我饿了。”

德克萨斯伏在桌上拿起勺子,勉强让自己露出笑容。

没能逃过空的眼睛,或者说德克萨斯眼中掩饰不住的情绪实在太明显,德克萨斯才下了几下勺子,空就有些迟疑地开口了。

“德克萨斯….你怎么了?”

“没有….”

“骗人是坏习惯。”

“可是空刚才也没有说实话,在公园里。”

“对不起….”

空又低下了头。

“没关系的,就算我们扯平了。”

才怪,她心想,自己没告诉她的事情多了。

“那德克萨斯可以告诉我吗?是那些人找过你吗?”

空重新抬起头,眼角却有些红,德克萨斯本来准备把谎撒到底,不知道为什么还是说了出来。尽管下一秒她就想把话塞回肚子里。

“….那些戴着墨镜的人找过我。”

“对不起…”

“我说了没关系的。”

德克萨斯被自己的那些怀疑论折磨得有些烦躁,所以她选择不再说话,开始专心地吃东西,空一口也吃不下,但她也不说话。

两个人像是吵了架一样,房间里只剩下勺子偶尔碰到陶瓷碗的声音。

如果碗可以大一些就好了,如果吃掉最后一粒米时就会再次陷入这种僵持局面,德克萨斯希望碗可以多装一些米饭。

不过碗还是空了。

“我去洗碗吧。”

空想伸手去拿德克萨斯面前的碗,却被德克萨斯拦了下来,手停在了半空中。

“还是我来吧。”

德克萨斯拿起碗往水槽走去,像是撒气一样地用力摁洗洁精的喷头。

并非因为空而生气,只是某种无力感在她心头盘旋着,她不喜欢这种感觉,没人喜欢这种感觉。

水龙头里流出的温水划过德克萨斯的手,划过带着油渍的陶瓷碗,最后流进下水道。

空用力抿着嘴唇,不知道该说些什么。

德克萨斯只是看着水流动,手上毫无动作,也一言不发。

直到她听见空抽着鼻子,带着哭腔的声音。

“德克萨斯…是生我的气了吗?”

微红的眼眶带着丝丝的泪水,一瞬间就把德克萨斯脑子里乱七八糟的自我怀疑丢到了九霄云外。

“才没有…我…我是…哎…别哭。”

德克萨斯慌忙把水擦掉,跑过去揉着空的头。

自己真是个笨蛋。

她在心里骂道。

无论是怀疑自己或者是怀疑空都是蠢到极点的事情,她一定要把这事记在笔记本里保证下次不会犯傻。

“我是在生自己的气…因为那些事情我怀疑自己…甚至连你也怀疑了…你才是该生气的人。”

“我喜欢德克萨斯。”

“嗯,我也是。”

“真的没有生我的气吗?”

“当然没有,我去洗碗。”

德克萨斯帮她把眼泪擦干净,想转身时,空执拗着从后面抱住了她。

“这样的话可就没法洗碗了。”

“那就到那边再抱。”

于是她们保持着这种滑稽的样子走到了水槽前,德克萨斯开始专心洗碗,空伏在她的背上。

五分钟之前还僵冷的气氛又回到了早晨时的温度。

窗外的风不大不小,阳光也正好,把温度停在了温度计最好的那一个刻度上,比任何一个酒窖里最好的酒还要醉人。

“德克萨斯。”

“我在的。”

“再过半年,合约就到期了。”

“嗯?”

“我想回企鹅物流,我还想到战场上去,还有…”

空抱紧了德克萨斯。

“我好像不能没有你。”

“我也没说我会离开你啊….”

“德克萨斯刚刚还在怀疑自己,撒谎不对。”

“对不起…”

“没关系,我之前也撒谎了,这下扯平了。”

“所以…还要抱吗?碗洗完了哦,还是去午睡吧。”

“还要抱,午睡也要,抱着去。”

“好…好…”

德克萨斯用上了一些力气才把围裙从腰间扯出来,两个人扒拉着拖鞋走到床边时,她顺手掏了掏口袋,好像摸到了什么柔软的东西。

一片樱花花瓣,好像是之前在公园时飘进去的,何等幸运。

所以德克萨斯没把它丢进垃圾桶,而是放在了床头柜上。

等下午起床时再把它夹到什么地方去吧,她这样想到,这样也许可以保存很久,半年之后可以再拿出来给空看。

她已经开始期待那天了。

———————————-

(待续)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478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