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我来也》:古时候,京师一偷儿奇绝莫测,每入人家窃财货,虽高墙坚壁,也防他不住。临去,必书“我来也”三字于门壁间,每年被盗之家不下百户,官吏罗而捕之,一直捉不到他。

一日,京师近县捕获一盗,说是“我来也”,捕快将他押解到京,系之郡狱。被盗之家皆拍手相庆,皆欲看他受到严判,追回失物。此盗听说后,对狱卒说:“我确实曾经作贼,但我并非“我来也”。现在既然被诬服,只有等死了。如果你能善待我,我一定报答你。”狱卒遂善待之。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数日后,盗对狱卒说:“我有白金三百,在某塔下,你去取吧。”狱卒认为在诳他,盗说:“今晚你夜半绕塔三圈,会有人回应,就能得金。”狱卒照着做了,果然得了三百金,大喜,更善待此盗。

盗又说:“某桥下水中有金器数件,也送你了。”狱卒说:“桥道行人那么多,如何取?”盗说:“不难,以竹篮盛衣去河边洗,沉之水底,下水取衣,趁机将金器置竹篮中,谁能看见?”狱卒照做,果然又得手。

当夜,盗又对狱卒说:“我想求你一件事,这件事对你丝毫无损,能答应我吗?”狱卒问什么事?盗说:“求你为我暂脱枷锁,让我出狱做一件事,我五更就回来,决不让你受连累。”狱卒听了颇为难。盗拉下脸说:“你受了吾千金之赠,即使我一去不返,你因此受上司一些小小谴责,也值了,若你一定不放我,我照样能破网而逃,到时候恐怕对你也没好处。”狱卒不得已,只得放了他去,心里惶惑不安。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到了五更,盗果然守信,倏忽从屋檐跳了下来,回到狱中,让狱卒重新锁住了他,狱卒大喜过望。

次日,有一富户来府告状,说昨夜家中被盗,丢失大宗钱财,盗贼还在门上留了三个字‘我来也’。”太守诧异道:“‘我来也’还没捕获吗?看来狱中那个盗贼是被诬的。”遂将狱中盗轻责一番,就释放了。

狱卒刚到家,妻子就迎过来说道:“昨夜有一事颇奇。不知是谁呼门甚急,我开门问之,那人突然掷一布袋于地,随后就跑了。袋中沉甸甸的不知何物,我也不敢打开看。”狱卒打开一看,皆黄白之物。狱卒这才明白狱中盗就是“我来也”,他用计替自己脱了罪,并将从富户家盗来之财送给狱卒作为报答,狱卒因为得了好处,一直严守秘密。故事出自《耳食录》,略有改编。

《女侠》:康熙戊辰年,新城令崔懋去济南办公,至章丘西边新店乡时,遇一妇人,大概三十余岁,高髻如宫妆,髻上加毡笠(头上戴着动物毛做的斗笠),锦衣弓鞋,一身短打紧衣,精干利落,腰配宝剑,骑黑驴,极神骏,妇人神采四射,策驴飞驰。

崔懋试探着问她是何许人?妇人勒停马,淡淡回应道:“不知何许人。”再问她将往何处?又漫应曰:“往去处去。”随后拍马疾驰,疾若飞隼,顷刻间消失在东边。

崔懋说,可惜当时他急于赴济南办公事,未来得及追寻妇人的踪迹,他猜测或许是一位女剑侠。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我(原作者王士祯)的堂侄,曾听莱阳王生说过一件奇事。顺治初年,莱阳县差役解官银数千两赴济南,装在木匣里运送。晚上住旅店时,店主怕出事受连累,不敢让他们住,告诉他们说镇西北不里许,有一座尼庵,携带贵重行囊的客人都会去那里投宿,并给他们带了路。

他们入旅店时,一个红布包头,样貌凶狠的汉子一直在门外徘徊晃荡,到了尼庵,还远远跟在后面。

尼庵东向有厅廨三间,床榻齐备。北边是观音大士殿,殿侧有小门,已经关闭。众人叩门良久,有一位老仆妇出来应门,差役说了缘故,老妇说:“你们可以放心宿在西厅廨。”

当晚,差役用朱批封条封住山门,才进屋歇息,他们不敢就寝,拨亮灯烛,手持弓刀警戒四周。三更时分,大风骤作,山门砰然有声,差役们愕然相顾,随后又听到咣咣的急促推门声,众差役急忙持械以待,此时廨门已被人推开,视之,正是那个红布包头,样貌凶恶的汉子。

那人徒手握了一束香,忽的扔在地上,众差役忽然昏倒在地,直到天亮才苏醒,银子已经不见了。差役们急忙去向之前那个旅店店主打听,店主说:“此人经常游走在街市,为非作歹,谁也不敢问他是什么人,但是尼庵庵主乃是异人,那人从不敢在庵里作恶,平时只有投宿在尼庵的客人安然无恙,没想到昨夜竟出了这种事,我领你们去见庵主,求她帮你们找失银。”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众人到了尼庵,老妇出来应门,问道:“是不是为了昨夜丢失官银的事?”众人说:“是。”老妇进去禀报。不一会儿,庵主出来,老妇铺上一个蒲团,庵主盘腿坐了上去,店主跪着说了事情缘由。庵主笑着说:“此奴竟敢来这里撒野作恶,罪当死,我当替天行道,除此恶奴。”话音刚落,老仆妇就进入后院,牵出一匹健壮的黑驴,庵主取剑上驴,直奔南山而去,其行如飞,倏忽不见。

街市上围观者数百人,不久,庵主徒步牵驴提恶人头返回,驴背上驼着沉甸甸的木匣,内有数千金,庵主则完好无伤。庵主入门呼役道:“来,看看你们这木匣的官封受损没有?”差役一看,果然完好无损。庵主掷恶人头于地上,说道:“再看看是不是此贼,我是否错杀了?”众人聚观,果然是那个红绡头恶汉。众人罗拜道谢而去。

众差役交差回来时,再往拜访,庵已关门,空无一人矣。此庵主并非老尼,而是一个高髻盛妆,衣锦绮,行缠罗袜,大概十八九岁的美貌姑娘。据街上的人说,这姑娘三四年前带着老仆妇来到庵里,不知何许人。她们刚住进庵里时,曾有恶少夜入其室骚扰,被腰斩扔到墙外,从此再没有人敢冒犯她。故事摘自清王士祯《池北偶谈》,译为白话文,略有改编。

刘翁》:清朝时有一刘翁叫刘存德,世代居住在泰安县东之山口庄,家中殷实富饶。庄中每逢初一、初六都有集市,刘翁在闹市开了酒肆,生意隆盛,遂至巨富。
族中某侄,中年无子,欲买一幼妇作妾,向刘翁借贷。刘翁问:“需钱几何?”侄答以十二千钱,刘翁答应。忽闻酒肆外哭声甚哀,急忙出去看,侄子也跟着出来,只见一对少年男女在相对哀哭。刘翁问缘由,男子说:“我叫杨忠,此吾妻韩氏。我们自丰邑逃荒到此,盘缠耗尽,实难存活,不得已卖妻自度,实在不忍离别,故而哀伤。”刘翁问:“卖给谁了?”杨忠指着刘侄说:“就是他。”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刘翁遂对侄说:“他们既然不愿分离,你可另行物色,若需钱文,就算数十千我也不收你利息。”侄子大喜而去。杨忠说:“您让吾夫妻二人团聚,固属美意,但衣食无着,仍不免饿死。”刘翁说:“不必担心,我会照你们之前谈好的身价如数给你钱。”韩氏哭着说:“我们是异乡人,虽然承您的恩惠,但赁屋后,余钱无多,等钱用尽,难保他不另卖我。”言已,泣涕不止。刘翁说:“别哭了,吾庄外有闲房几间,借你们居住,门外有田数亩,租给你们耕种,或许可以度日。”杨忠夫妇感动大哭,伏地叩谢,刘翁遂如言安置了他们。

杨忠经历艰辛,十分珍惜这得来不易的安稳生活,勤劳节俭,数年后,家中逐渐宽裕,遂将刘翁送给他的钱加利奉偿。刘翁爱其诚实,只接受了原钱,没有收利息。杨忠深感刘翁大德,惭无以报,每值翁家缺少人手,杨忠夫妇会马上过去帮忙。

有一次,刘翁的四岁嫡孙,暑天生痘,并发症严重,肉肿而疮漫平,病了九天不治而亡。刘翁痛恨这个病,命杨忠携出去将孙儿赤身埋了。埋儿处,就是杨忠租的那片地。

杨忠掘了一个二尺深的坑,纳尸其中,不忍心埋土,于是先以土掩住身体,将孩子脑袋露在土外。不一会儿,竟发现那孩子唇口微动,用手一试,还有微弱鼻息,杨忠急忙将孩子从土里抱出来,孩子呼吸渐渐恢复正常。

古代经典故事精选三则奇盗,女侠,刘翁

杨忠欲去告诉刘翁,韩氏说:“若小郎果然能够救治好,老主人一定高兴,否则,会更增老主人忧戚。不如暂抱归咱家,若仍死,则埋之;万一绝处逢生,大愈后喜报未为晚。”杨忠觉得有道理。

杨忠想起之前曾在路上拾了四五钱穿山甲,他听说此物最能透发痘症隐伏之毒,于是煎了给小郎服,此药性最雄烈,服后痘暴起成泡,泡破出水不止,杨忠急取道路上的热土铺盖住。小郎本已三日饮食不进,至次日,忽然喊饿,喊着要母亲。

杨忠急忙买来糯米煮稀粥喂他,痘渐结痂如钱厚。二十天后,痂尽落,小郎已能自己在屋里走路,但思母情极,不时啼哭。杨忠这才让妻子去刘翁家禀报。韩氏到刘家时,刘老夫人正因思念嫡孙哀伤哭泣,韩氏赶紧过去安慰说:“小郎并未死,现在奴家,思念亲人,特请老夫人去看。”刘老夫人听后,急忙同孙子的母亲同去,见了孙子大喜,如获至宝。

后来,刘翁问孙子得生之故,杨忠细说了经过,刘翁甚是感激,对杨忠更厚待。
虚白道人曰:刘翁之裕后,或不止处忠一举,然无此举亦难得嫡孙重生,其中确有造物福善之意。刘翁使杨忠夫妇团聚,仁也;如数给伊身价,信也;安置其身,礼也;爱其老诚,智也;受原价而返其息,义也。刘翁行此五者,皆美德也。有德者必有后,嫡孙重生,天理则宜然也。翁之厚德,固人所难,而食报之速,亦出意外。阅读此文,可以感发人之善心。故事出自清解鉴
《益智录》,略有改编。

故事摘自古代书籍传说,与诸君分享,欢迎关注订阅,作者会再接再厉,分享更多有趣的民间故事。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151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