环球币是真实的报道(环球币真实吗_)

5月23日第169天,周六,雨晴阴晴。

早饭后,打伞回到宿舍,大衣两袖湿淋淋。

当我们11点醒来,外面已是艳阳天;午饭时,又有中等身材,国字、面白、新面孔,队长大老满说带你们宿舍去,我见他只背了一个背包,跟着老马去了。

出老宿舍(食堂)大院后门,便信步观光,发现残墙断壁墙根处野生的银杏树旁,还有一棵桑树,零零星星点缀一些黑少青多小桑葚,便逗留,虽经雨水冲洗,但多绒絮纠缠,实为鸡肋。

现在干净桑葚干,p多多1斤瓶装,仅10元。拼以“众贪便宜”争夺网购市场,同样是首季财报不理想,“阿里”1天跌5.87%, 市值蒸发335亿美元; “拼”则在中概股大跌形势下,逆市大涨14.5%, 市值暴涨百亿美元。

两个月股价翻倍,“拼”的日活量惊人,年活跃用户直逼“阿里”,创行业奇迹,这一切源自人性+趣味挖掘,这值得个人制定销售服务模式时-深刻领悟和借鉴。

午,雨后丽日暖洋洋的3号小区,黄晕的杏儿挂满长长的枝头,顽童在楼下草地林间捉迷藏。

因抬望眼,北方天际绽放银色云团,而出3区向北,视野开阔,遂留影,因这里靠近两个民航机场,另拍下飞机迎云团而挺进之壮丽场景。

回宿舍,才来新人竟自突兀悔牌,决意要走。

经了解,到这儿,队长先安排他上夜班。或有洁好,到宿舍的一会儿,他已把领的工装洗了,后又接通知上白班,便穿衬衣去了路卡,或有不适,或见某人产生反感,马上返回宿舍拿背包,走人。

他特别提到吃饭时,白班班长沙孝东不让年青的保安窦天玩手机,小窦提前离开饭桌,这些都让他感受到这里不尊重人。

我仨都极力劝说,让他稳下,但一人一世界,最后说服失败。

通过简短了解,他介绍了自己来自承城,先前当厂长,有两三千退休金,有帕萨特,女儿是某饮品当地总代理,他也是从网上看到的招聘信息,第一站是丁冶区,第二站是金石河,因不满某年青队长的不尊重人,而被派到这里,但他不是送来的,而是自己花200多打车来的,他知道来这里工资标准是3000。

我仨介绍他坐公交地铁回丁冶区路线,老马拿出收藏多年的纸质北京地图指点给他,他出门是否接受省钱方略不得而知,只留下一桶方便面赠老马。

另外,我在介绍老程(已退休计委办公室主任)时,他还甩给老程一幅生动贴切的画像“肥头大耳,耳后贴,必是官员”。事后老程调侃:“啥厂长?养鸡场长,养了一只‘鸡’”。

我仨为接连两天在黄国栋床铺上走失的新人遗憾,这样的人把一时看到的不愉快放大,且当成固态看,负气判定世界,究竟是风动还是幡动?

老马挟我之名问老程有没有小三?

让我哭笑不得是,老程趴在床上真就从手机里扒拉出一位当地保险公司的总监来,这让他和老马都很尽兴和满足…;全仗老程为其介绍客户尔。

13点半,北向而来的银色云团已变成肆虐的乌云,翻滚着,嘶叫着,这一天三变的气象被我手机捕捉,三张图里藏乾坤,亮点还在第二中。不消一个多时辰,来复去兮满天碧,阳光灿烂依旧。

夜班路卡平静,疫情下的保安,平凡人的坚守。

22点多,大老满骑着电摩溜了一圈儿,对今天走的这个人也是不吐不快,他对这个人的自高自大100个瞧不起,这个人“当过20年的厂长,当过什么队长…”,想来了直接当领导,自称来协助大老满工作。

金石河老余也有让大老满培训个队长的意思,这让他非常反感,回怼:“行,我给你7天培训个队长,然后我就走”,“我tm用他来协助,我拉出手下一个保安都比他强”,他本意今天让这人干半天,记个全工的。

大老满还提起昨天来了个干中控的,“说在准备考什么硕士,应允许他请假”,结果掏给大老满一张名片,正面16个大字:“为民维法…”,反面:“法学2017班硕士、xx法律网、xx通讯社…”,大老满让我仨看他拍下那人的名片,随口说道:“我这经常拖欠工资,你再给我举报了”,断然以庙小为名拒收了该人。

老程理性地评价前者:“这种人没在外面打过工,不知道外面的世界”。

入夜,程千鹤在铁皮屋窗外,心潮澎湃讲解他的小型矿机,已增加到60台,1天挖了1w多环球币,1个币=1块3;

同步我查看到新浪财经最新报道,海南在围剿虚拟货币代币交易,币圈阴云密布。

老程讲到,可以做一个新行业,肯定赚钱,就是搜集谁污渍,然后…;我给他讲,早有人这么做,但它:不如法、不如理、不如情。

他又讲述他投资的“大狮”是在替国家吸引资金,我说你坚持它真是合法,那你不妨也做一个这样的App。

他道:“它要做36个平台,现在才14个,这不是`打一枪换一个地方'嘛”,看来他心里,也不是全迷糊。

我即打比方:嫦娥奔月,月长在,嫦娥悲欢几人知?

环球币是真实的报道(环球币真实吗_)

环球币是真实的报道(环球币真实吗_)

……………………………………..

生活的真滋味

就像一杯白开水

黑保安的故事

也如同白开水倒进嘴里的一小口

平淡无奇,又与生命紧密相连

社会像一根竹竿

不同的人趴在不同的节上

我们的意念有着各自的王国,入世的,出世的;至少在这世俗世界里,法与情交织的机器,会无限收割趋利的乌合之众,令你难以辨别清楚和挣脱–(每日一更,明天上新)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760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