质数币 下架(质数币为什么下架)

近期粉丝咨询我洗钱罪案件比较多,这个罪名之前案件量较少,但近几年案件数量激增,这和前段时间最高检联合11个部门发的文有关,文中指出要开展为期三年的专项行动,下面本律师结合所办过的案件谈一谈认定洗钱罪的五大难点,当然这个五个角度也是律师在办案中的常见辩点。

辩点一:罪名重合导致的打击偏移问题。

今年3月最高检专门发了一个文,也就是律师经常说的2022会议纪要,这里面就注意到一个问题,那就是你不能一股脑地,把下游的套现型犯罪全部拔高成上游犯罪的共犯。说句老百姓能理解的话就是,做什么事儿就担什么责。洗钱罪也有这个特征,你看这类犯罪的基本案情大多都是向拥有黑钱的人提供了张卡,转了下账,你不能直接定成上游犯罪的共犯了。假如上游是非法吸收公众存款,他非吸的钱没法花,需要“漂白”,就找到了一些能够提供卡的人,帮忙多次转账就把钱洗白了,如果你去看刑法的罪名,帮忙转账的人很容易被套上共犯的,为什么呢?你看共犯是指共同故意吧,你提供卡,帮他大额转账,你们之间肯定商量了,你不是共犯是什么?其实如果仔细想一下的话,这个逻辑有问题的,如果都构成共犯的话,那还设置下游的洗钱罪这个罪名干啥?我前年处理过一起案例,就是这个逻辑,这个人提供了张卡,并帮助上游贩毒的人转了下毒资,就定成了贩毒共犯,我们介入后,坚持认为只构成洗钱罪,好在检察院最后同意了,刑期降低了很多,这就是实践中确实存在的“打击偏移”。

辩点二:主观明知之殇。

说实话,这个点是个老生常谈的问题。任何罪名都要涉及到主观明知,为什么对于洗钱罪尤其突出呢?就是去年刑十一删除了 “明知” 、“协助”两个词,从而将“自洗钱”行为纳入刑法规制,换句话说,当时删除“协助”这个词的目的就是有些上游犯罪的人,自己操作洗钱,你法条上有个“协助”就很难定罪,他毕竟是自己搞自己的,不是协助嘛,这一点很好理解。那为什么把“明知”也删除了,这一下子使得司法实践中存在很多打击主观扩大化,管你明知不明知,你看法条都删除了,一刀切地客观归罪。仔细想一下,这里面有个逻辑漏洞,删除了“明知”和写上“不明知”是两个概念,删除“明知”只是法条的一种表达习惯,你看所有的法条中,很少出现“明知”这个词,就是立法者认为,“明知”要件是刑法的基本要件,不必每个法条都写进去,这样会导致法条的啰嗦,如果一个犯罪不需要“明知”,那将摧毁的是整个刑法学的基石,好在现在刑法学者们也注意到这个问题,纷纷发文纠正实践中的错误,但有些地方还是存在不看是否明知,直接定罪的情况。

辩点三:多次流转后虚拟货币介入问题。

随着互联网的发展,比特币、莱特币、无限币、夸克币、泽塔币、烧烤币、便士币(外网)、隐形金条、红币、质数币。全世界发行有上百种数字货币。这些虚拟货币在国外放开了,导致两个人之间可以任意流通,这就会出现一些司法实践中的问题。我以前处理过一起案件,张三的犯罪所得,转给了李四,李四又兑换成了虚拟货币转给了王五,王五拿着这个币去买了房子。从理论上很好说,你看无论怎么流转,都是赃款啊,这个链条上都要打击掉。那么两个问题来了。一方面,假如案件的源头张三这个人非要说自己的钱是合法所得,怎么办?是不是会导致一个链条上的人全无罪。另一方面,假如在这个流转过程中,有任意一个人的主观上确实不明知这是有问题的钱,后面的人也会面临无法定罪的情况。背后的一个逻辑根源就在于,犯罪主观不能相互推,不能因为张三的明知就能推出李四的明知,这在办案中确实比较常见。更何况,有很多事虚拟货币混入的,有些人购买虚拟货币是在公开市场上购买的,你不能一刀切地全部打击掉,会存在打击扩大化的问题。

辩点四:相似罪名混来混去。

洗钱罪与类似犯罪之间存在模糊地带,实践中很容易和掩饰隐瞒犯罪所得罪混淆,这里面有一个逻辑,就是这两个罪本质上是竞合的,换句老百姓能理解的大白话,就是这两个罪本身就是父子关系,这就麻烦了,到底是适用父还是适用子,这两个罪的处罚力度并不相同,同时各地办案人的打击心理也不同,在这种混来混去的状态下,没有一个明确的边界,很容易最近搞这个专项,把一些本来属于掩饰罪的,定成了洗钱罪,这是律师辩护的主要辩点。

辩点五:审计金额无法剥离非犯罪金额问题。

现在很多案件确实存在专业化、复杂化的趋势,资金可能经过众多账户、多种状态,甚至易手多人,在这种复杂交织的状态,怎么认定资金呢?这确实比较麻烦。传统的经济犯罪,大家都是算来算去,办案人自己在那拿着计算机点来点去,我记得当年我还在检察院时,有一个几百本的经济案件,全是账目,我组织了很多人,整整算了一周,才把案件金额算清楚,注意,只是把金额算清楚了,这些金额的每一笔的性质是否是犯罪性质,还得一笔一笔去理,当然累点就累点,毕竟能够解决掉,但是现在随着互联网发展,资金流转速度很快,即使是专业的审计机构处理都困难,很多案件都是简单地将案子交给审计机构,拿着审计机构的数额认定犯罪数额,这会导致很多问题,因为搞审计的看不到案卷证据,他没办法把哪一笔是犯罪金额,哪一笔不是犯罪金额进行综合判断,他只能做一个简单的加减乘除,在洗钱罪这么复杂的案件中,很多数额都会存在问题,这也是一个值得特别关注的问题。

作者:刘永强律师,前经济、职务犯罪部检察官,现律师,擅长处理重大、疑难、复杂案件。如需转载,请私信或联系作者本人获得授权。

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该文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本站仅提供信息存储空间服务,不拥有所有权,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发现本站有涉嫌抄袭侵权/违法违规的内容, 请发送邮件至 wsjz225@163.com 举报,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
如若转载,请注明出处:https://www.biyu99.com/7862.html